meditate

约了好友今早共进早餐,他走来时,手中拿着一本旧书,说送给我。好友是天主教徒,送我的是佛教关于幸福快乐的小故事。他一再强调书是旧的,我自然不会介意。他追求心灵启发,不排斥信仰之外的智慧,那是就是智慧。

随意一翻,原来是在Awareness买的。正巧,我昨天才下了该书局一趟,买了韩国法顶禅师的美文集“山中花开”。禅师隐居山中,搭了简朴的佛日庵,诵经修行。文集编者序文,引述禅师一段淡淡的话语,让我惭愧不已:

“我一直独自生活,如果自己都不自律,那要怎么修行?即使独居,我也从不会忘记早晚做礼拜。因为只要一天没做,就可能变成隔一个月才做。如此,生活步调就会混乱不堪。”

自律。我从没如此正式思考这两个字背后的重大含义。在人前,需要自律;独处时,更该自律。尤其少了外界的约束,更容易入魔,劣根欲念更容易决堤。

线上看“一轮明月”,叙述弘一法师生平事迹的影片。才得知法师出家后,选择依循最严苛的律宗修行。律宗重视修行戒律,对出家人的品性修为要求甚高,若无绝对宗教定力,难成正果。法师四处云游,在某寺庙挂单,隔日醒来,刚好俗家旧知寻访。他们来到湖畔,法师用简单的筛斗过滤湖水来盥洗,用柳枝当牙刷,用破布来抹脸。好友心疼,要送他牙刷面巾,不值几文钱,法师微笑婉拒。

我一直不明白宗教信仰中“信”究竟为何?教徒都讲faith,但是到底怎么样才是faith。净空法师说的,很多人念了一辈子的佛,坚持自己信佛,其实根本不信。如果真的信了,就不会杀生,不会撒谎,不会嗔怒,不会痴迷。但多少人能真的愿意做到呢?

自律就是faith。若你在独处时,依然对自我一丝不苟,有所要求,不自欺欺人,坚持反躬自省,这就是faith。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