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一首初唐的短诗,文字浅白,寓意深远。首次接触,是在大二的韵文课上。那个年纪,对人生的思索格外饥渴,总想竭尽所能to make sense the meaning of life。当然,人生的道理是一辈子都厘清不完的,那是个不断上下寻索的过程,没人帮得到你,只能独自领会个中炎凉冷暖。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我很幸运,在大学四年,上了王帼英老师的韵文课,以及叶嘉莹教授的清词课。讲师课堂上的解说,让我从诗词文学中,领略古代文人墨客的困惑、思索、追逐、寄托;投影到自身的情境,寻得启程的方向。陈子昂的短诗,谈不上技巧,甚至毫无技巧,纯粹朴实无华的诗句,直书内心的慨叹, 面对茫茫永恒的天地时空,生命的有限、短暂、渺小、无常,那一份错愕、寂寞、无助、哀伤,怎能不震撼人心?

叶教授在谈诗词,总会谈及文人内心面对人生的挣扎,那是渴望完成自我的挣扎。什么是完成自我?有些人追逐的是品格境界,清净而高远;有些追逐的是宗教的修为,苦行而不怠;更有些追逐儒家的崇高理念,为国而为民。然人生的际遇并非操控你我之手,渺小的生命在动荡的大时代中浮浮沉沉,几多淹没?几多消亡?几多淡忘?

自我完成,类似Maslow所言的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一种至高的人生需求,渴望实现理想、抱负、潜能。也就是给自己今生寻得意义,寻得方向,在悠悠天地间寻得定位。

我很想给所有年轻的朋友,尤其是我的学生介绍这部2007年的影片Into the Wild。别老是只看韩剧,别老是只追偶像剧。到了十八、十九岁,你可否已开始思索自己的人生?改编自Jon Krakauer同名报导式小说,影片以剧情式推展,叙述美国青年,大学一毕业,就放弃一切,只身上路,千里跋涉一心远赴北方的Alaska,在苍茫荒野独自生活。如此极端,甚至愤世嫉俗的行径,固有待商榷,然青年为理想的奋不顾身,全情徜徉享受生命的勇气,确实动人。青年生于1968年2月12日,选择独居荒野,在孤寂、饥渴、无助中,重新理解人生。他因误食有毒野果,在惊恐中悄然离去,两周后才被无意闯入的猎人发现。卒于1992年8月,享年24。

影片类似公路片种,交错着年青旅途上所接触的人生过客。其中,最后所结识的独居老人,那一老一少的互动,最为感人。他们各有难以言喻的心结,但又能以各自对人生的认知,相互开解。孤独的老人驱车送孤独的青年一程,他想认青年做孙子,青年说:等我从Alaska回来,再说吧。老人默默流泪,似乎已知青年再也回不来了。

弥留之际,青年吃力在最喜爱的书页上写下: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我们活着为了什么?为了幸福?为了快乐?为了奋斗?为了理想?

还是为了答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