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er

近来老是流泪,看书流泪,听歌流泪,看影片流泪,想事情也流泪。倒不是因为情绪低落,也不是因为性格脆弱,而是由于,发现自己的步伐已经不自觉地,因走了足够的生命距离,开始有了沉重的必然,更开始明白了人生的况味。以往很多事情可以义无返顾,可以轻盈矫健往前奔跃,就算做错了,也可以潇洒地回个头,一笑别过。但那样美好的阶段,不可能长留。当你不期然醒觉,一路走来,一路一笑别过,也一路一再错过,到了某个阶段,就不可能一如既往,可以容许自己继续懵懂犯错了 。当犯错的空间越来越小,勇气自然也越来越弱。

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自然会明白什么才是无奈。你发现自己原来并不伟大,自己也并不潇洒,你改变不了什么,你也争取不到什么。你就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却不一定能过着平凡的日子。 

有的时候,真想过一过平凡的生活。

办公空间已经清理得七七八八,课也基本上完成了,下周开始销假。可爱的学生们送蛋糕,送卡片,还一起合影拍照。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讲师,不值得他们爱戴,但我是真心希望和年轻的小朋友分享生命的小道理。以往当学生,十七十八岁,正值摸索年龄,渴望指引,却苦无明灯。我自己人生一塌糊涂,成不了榜样,唯有提点他们,别重蹈我的覆辙。

他介绍我看Paulo Coelho 的The Pilgrimage,鼓励我积极完成梦想朝圣。书好几年前就买了,只是从未认真细阅。几天前,无意间找到Mitch Albom的For One More Day,两天内看完,无甚唏嘘。如果人生是一段朝圣之旅,我早已走了一大半。我的终点会是什么?谁将陪我走完旅程?谁将在旅程那端等我?

我很想回来,我部分的心已遗落在这里某个角落;但我又很怕回来,怕再也寻不回在某个角落所遗落的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