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那是多年前了,刚踏入社会领了薪,渴望享受自由飞翔,就买了机票,首次独自远游,也没多远,只飞到香港,之后台湾。抵港的黄昏,跑到维港,望向阴霾空蒙的晚色,海风吹着年终的低温,手中握着廉价的黑咖啡,没多久就冰了。我今生的基调,仿佛那一刻就定了。

年纪愈大,愈善于自我安慰。想前世我定是十恶不赦的感情骗子,害苦许多多情人,才会今生一再的为错误动了心。前世的滥情实为无情,而今的容易动心恰恰是暖不了身的冷咖啡,只能伤心。为无望动情,只能怪自己的无明,纵使看不透俗事的无常,但这么多年了,早已学会默默在心里认了命,

心渐渐平静,偶尔不能自拔的泛起涟漪,虽在所难免,但我会收起浪花,不让自己沉溺。这样也好吧?宿命其实并不消极,反而是为不甚完美的人生,寻个可接受的说辞,然后就可以好好地接受下来了。

人生有很多事是无法改变的,只好接受,算是善待自己。

PS:前一则图本想写的文字,时过境迁,就不想写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