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uleles

如常买了咖啡,随意到公园找个角落,择张石桌就开始酝酿文思。今天天气不错,厚厚的云层遮挡猛烈的日头,纵使无风,也挺舒畅。

这公园附近有个私人住宅区,区内也有个小小的公园,有座小土丘,周遭苍劲老雨树围绕,顶端原本有座凉亭,居高临下,无人打扰,曾是我最钟意的写稿地点。可惜不知何故,凉亭拆了,座椅也撤了。

每回写稿,总是在四处寻觅适当的角落。其实活着,不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自己认为好的,就得去寻找,孟母也还得三迁呢。你不找,难道还会从天而降?

星期五应老友之邀,下了班上她的电台节目一同进行脸书直播。她自弹自唱,玩起了尤克里里;我黄腔走掉不敢献丑,改而现场作画。尤克里里好些年前我是学过的,然耽搁已久,所有的指法和弦之类的,早就忘却一空。

老友还爆料,我俩曾经相约到植物园,随意择了阴翳草坪,就装起一派风雅老文青的范儿,在蓝天绿荫下弹唱自娱。眨眼已是4、5年前的往事,果真是一段不认老的日子。

其实现在也不算老,然中年这个年龄段还是挺有趣的。从30来岁步入40来岁,心态一直处于调适的过程,方方面面的考量,摸索着最理想的平衡点。

我渴望的中年是从容且自在的。然我们被灌输的中年,却是抑郁且无奈的。那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有趣的报道,引述墨尔本某学院(Melbourne Institute Worker Paper Series)的研究所得,说40岁以上的员工,每周工作时数的警戒线为25小时。25小时以内,员工工作效率最佳;超过25小时,压力与疲劳就会加剧。

若一天平均工作8小时,25小时就相等于3天,每周只需工作3天,简直天方夜谭。

还记得刚毕业踏入职场,那还是每周5天半的工作制;之后没多久就迈入5天制的时代。也许正因为工作与生活纠葛难分,才又出现所谓的work-life balance,然到底怎样才算平衡,又该如何判断呢?

有趣的是,在写稿前一两天,人力部就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就业市场数据,由于整体经济环境疲弱,冗员情况加剧,尤其50岁以上的员工,更不乐观。僧多粥少的就业环境,对中年一群而言,影响更大,谁还敢奢望3天的工作制?

然我相信中年不应是被动的,也不应是无从选择一片愁云惨雾的。它顶多只是你人生的必经阶段,这阶段该怎么走还得自己决定,因为你终究要成就的毕竟是自己的人生。我想到了我的财务规划师,他帮我从更宏观更长远的角度来理财。其实,更应该好好的规划的,不应是人生吗?而唯一能够规划自己人生的,其实也只有你本人了。

任何选择都是鱼与熊掌的取舍,你想要贪也贪不得。说穿了,我们打工许多时候都只是在将就,怎么可能每个人这么幸运都找到自己满意的职业呢?你将就换来的是固定收入,更是一份安全感。人毕竟是天生期盼安稳无忧的。将就也好,不将就也好,都是一种适应;懂得调适,就是人的最大本能。

再过一两周,我就要开始新的生活模式。说来凑巧,我接下来每周也真的只固定工作近乎3天。选择减薪,选择脱离庞大机构的制度,选择回到我自己的人生,那不一定安稳,但也不一定就不快乐。有更多的时间,来规划自己的日子,对现今的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