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ding cat soldman s

尝不是如此,我们都是生活在夹缝中,却能寻得内心的无限自由?

自从回归纸上作画,上画具店的次数逐渐频繁,虽没经过任何正统绘画训练,看到摆卖的绘画材料,总想买一些回来自行摸索。各种颜料的特质,只要敢于尝试,多用几回,总可以熟能生巧的。水彩、胶彩、水粉彩,虽还未到驾轻就熟的阶段,但也逐渐成了我的好良伴。那天又新买了一小罐的水墨汁,在赶工的当儿,腾出些许空档,用细毛笔沾着墨汁勾描了两幅小图,一副是空灵的骑猫儿图,一副是写实的老人拨电图。

总有人问我画画的灵感打哪儿来。画骑猫儿图,倒没有任何具体的意涵或概念,只是画完之后,感觉颇有几分山海经搜神记的奇幻特质。我始终认为,任何天马行空的幻想,不可能完全架空于现实。再虚幻的创作,追根究底必定有能与生活产生共鸣的衔接,这才是作品的生命力,是允许读者观者自行解读的潜能。画骑猫儿,心理其实闪过骑虎难下的意念,但这倒不一定非得是你对图的理解了。

画老人拨电,则是来自生活所见。那一天匆匆经过老人身旁,他伛偻地站在公共电话前,握着话筒却迟迟不按下号码。是老人想找个人聊天,却不知该拨打给谁?是老人想拨给某人,却怎么也记不得号数?是老人殷切想听听一把熟悉的声音,却又担心听到的是对方的不胜其烦?迟疑、犹豫,多少千言万语,都卡在忘记与被遗忘的无奈里。

可曾发现本专栏的第一个字,我刻意放大了?给学生上广告文案写作课,同他们分享了一种创意写作训练法,姑且称为“自虐写作练习”。方法很简单,拿起一本辞典,闭上眼随意翻开,再用手指一点,点到什么字,就以该字作为文章的开头。“何”就是我上面簿,张开眼一瞬间,看到的第一个中文字。

给自己设限,在框框内创造出奇迹,激发出火花,摸索出生路,唐代的绝句律诗就是诗歌发展的奇迹,佳作千年不朽。这就是创意,因为创意就是随机的;这也就是生活,因为活着的简单法则,就是夹缝求存。有人在闲聊时对我说过,他当前的生活状态犹如骑虎难下。然后一丝淡淡无奈的苦笑,意味着也只能骑下去了。谁不曾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倍感骑虎难下?若凡事都能随心所欲,那就不是生活了。

住家附近正在大兴土木,筑起一排长长的白色围墙,进行地铁建造工程。几乎每天打围墙而过,从没细心留意,直到那一天在烈日下,忽而看到明晃晃的围墙有一道笔直的隙缝,怯生生地探出三根细弱的枝条,撑着几片绿叶,青得仿佛发着光,像在唱着歌,唱着:我们活得好好的。

我们可以努力尝试不去忘记;但我们却阻止不了他人将你我遗忘。这就是生活不可爱的残酷。但至少我们知道,世上没有人能限制你,设限的唯独自己;世上也没有人能让你自由,自由只在内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