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_s

那天在讲堂课上,给中文系的学生讲电台广告写作,分享了两则去年创作的某饮料促销广告稿。前一则是修订过的,后一则是原版。两则的差异,只在一句话里某些词汇。原稿的kopi-o、kopi-gao、teh-c一律不过关,只能改成咖啡乌、浓咖啡、奶茶。霎时味道全无。

这就是岛国独有的媒体文化现象。但也不能怪媒体,上令下达是种必然,决策必须与时并进则不一定了。讲华语运动打从我上小学时就推展。记得当年,很喜欢打电话去听每一期不同主题的华语词汇录音。通过否定方言,高举华语旗帜,这一抑一扬的运动不知不觉也搞了30多年,曲调都变质了,如何收放似乎还是没有商榷的余地。方言成了见光死的过街老鼠,而华语却不见得就繁花累实。问题出在哪里,我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梁文道不久前发表了一篇博文,提出有趣的观点,他认为新加坡传统美食的消失,正是新加坡的一种进步。如果一个国家的进步,前提是必须牺牲传统的根基,那这种进步算不算是在建构华丽绚烂的空中楼阁?上周末和三几好友聚餐,有人想喝港式的丝袜奶茶。我们5人挤在装潢很地道港味的茶餐厅,看着复古灰绿碎砖墙面,试着辨认泛黄旧照上的老明星。杯中的丝袜奶茶正不正宗倒是其次,反正你告诉我那是丝袜奶茶,单听名称,整个浓郁的港式氛围就足以耐人寻味了。我想每个人都在寻找记忆中一种浓到发腻的滋味,又咸又甜又苦又酸,强烈而浓郁的世俗审美,正是这种不做作不雕琢的世俗审美,更能构成群众普遍的文化认同。香港的鸳鸯奶茶公仔面,岛国的Kopi、Teh-C、Milo-Beng。吊诡的是,时至今日,我们还在刻板地将这一切文化上不可分割的有机构成,从正统观念里头加以封杀否定。

国庆日要到了,我们难道不爱国吗?我们不爱的是什么?华校传统的消失,方言文化的禁忌,48年了,岛国即将半百,我们回头看一看,我们成就了什么?成就的就是新一代对母语认同的精神分裂。我打从小学就读英校,用了30多年的英语,虽不算精通但还是流利的。到英国留学时,在教授眼里,我终究是个华人,不是英语的native speaker。

同事在办工桌上留下5本刚出版的集子,CD包装一般的大小,四四方方的,精巧可爱。封面由我帮忙构图设计,粉蓝衬底,纯白字样,加上童稚可人张口高歌的小娃娃。我想起小时候牙牙学语时接触的儿歌“打电话”:两个小娃娃呀,正在打电话呀。喂喂喂?你在哪里啊?同事和国大的恩师携手整理消失中的方言儿歌,出版成集,真是用心良苦。我们的方言我们的传统,真的要问:你在哪里啊?

要别人尊重首先就得自重。脸书上学生转述某年轻人话语:你知道我为什么在O水准give up华文吗?因为我的Chinese teacher不允许我在班上睡觉。那晚在茶餐厅,我们东拉西扯,忽而有人提起文革。文革不一定特指中国那十年的历史怪象。任何国家任何阶段,都在上演着文革运动。有些激进粗暴疯狂,有些冷静强硬无情。水煮青蛙,纵使再不动声色也足以把青蛙不知不觉煮死。谁不是不由自主地煮得不亦乐乎?我们革掉的何止是传统美食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