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 s

人需要的其实不多,人想要的却是太多。这不多与太多之间的纠葛,往往就形成烦恼的漩涡,每日在漩涡中打转,转着转着,一生就不知不觉迷失了。

星期六的清晨,他还是很卖力的,约了我吃早餐,同时汇报财务。我们见面次数挺少的,通常一年一两回。29岁那年,经朋友介绍,请他代为管理财务。转眼十来年,他从单枪匹马到如今自组公司带领团队,对我的财务规划,始终不假手下属。我只会发梦及创作,其他一事无成,对钱财管理更无头绪,只是这年头要养活自己,已不容易,更何况年老退休后。他这般认真与尽责,我确实感激。

当天和他碰面后,收到老朋友颇为有趣的简讯,她说:过年前,家中有很多小蚂蚁出没,犹豫许久要不要放蚁药灭他满门。忽而昨天蚂蚁都不见了,应是邻居受不了下了蚁药。她从中明白了,如果人犯了众怒,就算自己不出手,也会有他人为你解决的,就看你能不能忍受到那个时候罢了。

我想朋友不忍下蚁药,那是一种慈悲;能忍受静观其变,那是一种超然;再来世间是非对错,自有大道定律,何须自寻烦恼。我的个性向来冲动,离处变不惊距离尚远,一旦碰到不合理的状况,总想加以制止纠正。往往正因此,有时会过度钻牛角尖也惹了周身蚂蚁。老母亲总责备我脾气暴躁,要我凡事忍气吞声。我只好不断提醒自己,谁的对才是对的,谁的错又是错的,谁又能理得清?

前周末在报上看了一则关于香港武侠小说现况的专题。文中介绍了当年凭租借武侠小说发迹的凌记书店。店主回忆往事,盛况时期,全城老少积极租书借阅,甚至有年轻学子由于缺钱,犯了一时贪念,成了偷书贼。店主得知,看在眼里却不放在心上。年少时谁不曾犯错?若是通报捉拿,少年一生就会毁了。多年后,学子踏入社会有了经济能力,对自己偷书一事始终过意不去,拿了上千港元,将拖欠的租书费用一次付清。

我和财务顾问每回见面,除了汇报财务近况,也会聊些生活琐事及人生感悟。他近年来潜心参禅,随年轻禅师学习打坐,增长智慧。或许正因善于理财,所以他更能看透人心的贪。那日他就同我分享禅师的教导:人总是想要太多,忘了珍惜当下拥有。禅师还教他说话3原则:不说假话,要说实话;假话再中听,不说;实话若伤人,不说。

我喜欢静,有时候也感到很莫名,就是喜欢静。那天受老同学之托,到国大充当新闻写作课学生模拟访问的对象,就有年轻学子问我这样的问题。有些话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如何开口,只怕一旦开了口,就覆水难收。很多时候,我们都只能选择安静,无声之中,其实潜藏着多少人内心压抑的思绪。假话万不可说,实话也别轻易说。实话说了,若是伤人太深,毁人一生,那又会对了多少呢?

人生这门课太难毕业了。何谓对何谓错,何谓需要何谓想要,何谓实话何谓假话?看来真得多让自己静一静,好好想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