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ping s

有时候,会觉得有些人的成长过程,总是比较困难的。倒不是外在条件的因素,更多是内在心理的摸索。

总是会有那么一段时期,从孩提时圆融饱满的家庭小世界,过渡到成长期无远弗届的外在大宇宙,我们都是必须踏出去的,放开父母的手,独自去探索去行走。这样的放手,对有些人来说是种自由,对有些人而言则是无措。整个世界霎时间变大了,从无风无浪的池塘,到难辨方向的汪洋,该何去何从,才能兜转出内心的苦闷与无助?

这就是成长期的孤独感,当每个人都以为你应该展翅高飞,去探索自由的滋味,但他们却忘了你还是个无助的小鱼,在汪洋里会感到莫名的恐惧。无限的可能对有些人而言,其实就是无可能。确实没有人捆绑着你,但也确实没有人为你掌一盏灯,如汪洋一隅的灯塔,如黑夜一点的星火。

那天上课出现突发状况,所有的突发状况必定都是日积月累的。我事后耿耿于怀,觉得很心痛。我想起自己求学时,也曾承受不了压力,而几乎精神崩溃。那时没有人告诉我,求学是为了什么,而整个社会只在灌输着:争取满分,才是好学生。

那是多么可怕的一种观念。就算你争取到满分,但却戕害了成长期内心的健康,又有何意义?于是那天下课后,我决定给学生写一封电邮。

***

乖巧的同学们,你们好:

今天在课堂上发生了突发状况,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我担忧的是学生的健康,你们这么年轻,理应开开心心的,不应该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首先,让我先向大家道个歉,平时只顾着上课,没多加留心同学之间的情况。

今天的状况绝不寻常,虽有些棘手,但至少让我们老师看到班上潜藏的一些小问题。既然有问题,就应该解决,对不?

想说的是,你们是幸运的,至少你们没面对其他同学的沉重压力。一个心态健康的青少年绝不可能,也绝不愿意在众人面前突然崩溃。

我希望大家将心比心,我们是不是给他人太大的压力了。一个人的课业程度如何,并不代表他的全部。大家既然有缘成为一班,而且还得共度另外两年半,是不是更应该相互扶持,而不是落井下石?我们是人文学院的一分子,学院强调的是培养学生的完整人格,除了课业要好,心态更要健全,这包括有同理心、包容心,还有团队精神。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学生,你们也不想自己3年日子难过,那为何要让他人日子难过呢?你们或许没发觉,自己的言行已经深深伤害了另外一人。帮助他人,其实就是在帮自己。有些人需要多一些时间来适应中文系的课业,你们作为同班同学,就算不想帮他,但至少也别去踩他。

给大家写这封信,只是希望你们能多体谅他人的难处及压力,也多谅解别人的付出及努力。试想,如果你是被全班排挤的人,你会开心吗?记住,一个真正有成就的人,是会为他人带来希望而不是苦难。

***

如果我们的教育时至今日,还在伤害弱小的心灵,令他们为考取分数而承受无名的压力,那就是个失败的教育。如果我们的教育,时至今日还让年轻人误以为,能争取高分才是莫大且唯一的成就,那就是个失责的教育。我希望我的学生上课都是开开心心的,因为人生不是为了贪婪地征服整片汪洋,而是从容且自在地游出自己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