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ooth-sailings

新的一年不想也就过了11天,感觉上不才刚迎接了圣诞?怎么就已是去年的事?而新年一眨眼也已不怎么新了。

从2016过渡2017那几日,我一直都在忙着,几乎每天都在赶一幅新的插画,不是脑袋忙着寻找构思,就是左手忙着勾描及上色。没有倒数,没有烟火,没有任何弃旧迎新必有的像正式活动,没有热闹,没有落寞,没有时间去多做感慨或省思。甚至连一贯配合节庆的电子贺卡,也是在最后一分钟,老友发简讯婉转询问后,方才立即草草画出来,现炒现卖通过手机及社交媒体,发出去给众人贺年的。

画的是一帆风顺的简单小图,以一贯的小男孩为主角,戴着纸帆船的大帽子,船上是我常画的小企鹅、小刺猬和小胖猪。

构图虽简单,却也是一番心意。前几天下了班,脑子没有一刻闲着。走去买报纸的途中,还在思索本期专栏该写些什么,配图该画些什么。由于手头上工作颇多,略感压力。一团乱的思绪刚稍微理出一条思路,就立即掏出手机停停走走喃喃自语把想法录了下来,深怕一回头就给忘了。

本是想偷个懒,就以那张电子贺卡作为本期的插图,但不晓得为何心理竟然莫名地过意不去。感觉有点太敷衍了。有些事情还是得有所要求的,有些态度还是得有所坚持的。所以还是试图挤出了时间,重新构思并创作了另一幅的“一帆风顺”。

那天收到早报副刊记者的电邮,说《说好的,重逢有期》获选入早报书选2016,请我写简短的感言。《说》是“三读空间”的第一本合集,收录了前三年的大部分专栏图文。“三读空间”从2010年开始,不知不觉已坚持了7年,每两周一期,每期一图一文,不曾间断。想想都有点可怕,这7年来有时创作顺遂,有时瓶颈难产,写得累了,画得倦了,好几回真想不如就结束算了。所以我才用了“坚持”两个字。但无论每期写得再痛苦,把稿件与插画发给了编辑,内心还是充满无限期待。专栏出街当天,还是会满心欢喜地第一时间找来报章,翻到专栏版面,然后很认真地重新读一遍自己的文字。朋友都笑我自恋,我就是喜欢看到作品刊登出来时,效果还不错的那一种满足感。

始终没忘记好多年前还在求学时,第一次投稿文章获选上报的喜悦。对当时年少的心灵,可是天大的成就了。但我很清楚,那不是因为自己文笔怎么样的了得,而是编辑愿意给的机会与鼓励。所以我始终相信,机会是他人给你的,果实是必须耕耘的,要好好珍惜,要时时努力。每一个机会都得来不易,或许也正因此,我才能坚持专栏又写又画,7年不曾间断。

说来凑巧,刚从脸书上看到朋友分享的照片,拍的是她幸运饼干里的签语:成果与借口,你只能从中选一,不可兼得。创作需要灵感的酝酿期,有时的确急不得。但是当时间不允许你以此作为借口时,你必须还是要有足够的能耐,交出像样的成品,这就是磨练。新年才一眨眼也就不怎么新了,机会才一错过也就可能没了。人生毕竟还是自己的,要成果就别找借口,找借口就别奢求成果,就这么简单。

作为开年第一期图文,不能免俗得来个新年期许,我就以这句话自勉、共勉:对自己要有起码的要求,对人生要有起码的坚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