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cat hat s

写这则专栏时,才从脸书上转载的一则信息,得知原来上周六3月21日,是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诗歌日World Poetry Day。现时今日,诗似乎早已不是一种本能,诗似乎也离日常生活渐行渐远,谁还会记得诗呢?事缘维也纳咖啡烘焙商Julius Meinl,为配合世界诗歌日,决定在23个国家地区,主要集中在欧洲的约1000家咖啡馆,让人以原创诗歌付款,购买咖啡。此举耳目一新,让时人霎时明了,原来世间的价值除了金钱外还有诗。

一首诗的价值该如何衡量?分享这则信息时打趣说,若也能让人以画购买咖啡,那也不赖。朋友回说你的画哪里只值一杯咖啡?我很容易满足的,画幅小图,换杯好咖啡,心情美好日子美好,就心满意足了。况且,以画交换咖啡,总比以画卖钱来得脱俗吧?问题是,能有此等人文涵养的咖啡馆,世上能有几家?本地又会有吗?

心满意足实在太难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学习如何去满足。近来教育制度有个新方针,校方要各个院系开始着手在课程内,纳入升学就业辅导课。为此,讲师们都开始上课,学习如何在撰写履历、应征信,准备面试,建立人脉,规划职业等方面,协助学生。这动机是不错的,青少年刚毕业对前景难免感到茫然,有一定的指引,多少较为踏实。后来在一个内部会议上,某同事问说,与其教学生如何找工作,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教他们如何生活?

不久前与高中同学小聚,已为人母的老友说,督促并确保子女考到好成绩是父母的责任,所以只要能力所及,都应该让子女上补习班及进修班。这无可厚非,只是好成绩该如何判断,就见仁见智了。我反说教子女如何从容生活才是父母的责任。考到满分只是眼前的小成就,懂得生活才是一辈子的大学问。

我高中时其实曾希望有人能指引我方向,不是教我务实地找什么工作入哪所大学,而是告诉我何谓人生?如何生活?当然我没有等到这样的人出现。反而是在大学的诗词讲堂课上,从古代骚人墨客的文字、生命及人生观里,才逐渐了解到人的渺小与宇宙的浩瀚。人生是不能够全盘规划的,人生只能去面对、思索、了解并接受。接受好的也接受不好的,接受你的成功也接受你的失败。毕竟有谁能一辈子都考满分呢?此外,人生也不是你的职业,不是你的收入,不是你住的房子开的车子,不是你子女能考多少分,更不是你能掌控多少的他人。人生是你从第一声啼哭到最后一次合眼之间的历程。有多少人的历程是可有可无的?有多少人的历程是滥竽充数的?有多少人的历程到最后连一知半解都没有的?

以诗交换咖啡,意义就在于重新把诗歌带回生活,也重新把艺术尊重为一种价值。人生的价值根本不是考卷上的分数,也不是职衔上的光环。生活真的不需要样样满分,而是要懂得事事满足。不要一味苦苦专注没有的,而要记得时时在乎拥有的。我们拥有什么?拥有风和日丽,拥有鸟语花香,拥有愉悦心情,拥有独自上路也拥有并肩同行。别让自己的历程太沉重,让我们学会去兜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