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lls

这阵子偶尔会看到韩国的朋友在脸书上分享春天花树的怒放。我就会想起土地文化馆宿舍外的那株白玉兰,此番应是怎样婷婷的景致。上回正逢秋冬季,若非韩国友人提起,还真看不出那不起眼的一株瘦瘦的树,到了春天会满枝头绽放雪白硕大的花朵。再平凡羸弱的生命也能暴发无限饱满的美丽。眨眼间离开文化馆已近5个月,错过了白雪皑皑,也错过了玉兰婷婷。

小时候可曾唱过这样的一首儿歌?“你看那边有一只小小花蝴蝶,我悄悄地走过去想要抓住它。 为什麽蝴蝶不害怕?为什麽蝴蝶不害怕?呦,原来是一朵美丽的蝴蝶花。”都说蝴蝶是花的灵魂,花盛开时是静止的风景,花凋谢了羽化成蝶,肉身化作春泥,芳魂则四处散飞,仿佛继续为天地散播着美好和喜悦。

如果说蝴蝶果真是花的灵魂,那蝴蝶是否也如花儿一般,清馨而芬芳?

前阵子在草根书室“听风的歌”小型画展之后,答应了塔纳河生命基金会Tana River Life Foundation的邀请,捐出其中3幅原画“海芋”、“照亮”、“吹落”作年度慈善募款拍卖用途。4月10日拍卖晚宴当晚,参与幕后工作的老友第一时间发来简讯,通知3幅画均已卖出,且都高于拍卖价。接到消息后很开心。在业余时间随性创作的小图,有人肯出价标购,那是对我创作的认可;我作品拍卖所得可用来帮助他人生活得更好,那是对我作品价值的提升。小时候母亲老是说画画没前途,填不饱肚子,但我还是画了。从不敢奢望“钱途”,而是为了给他人带来美的喜悦,给自己带来美的满足。此回首次拍卖原画,才发现画画原来还是颇有前途的。只是这前途超越了金钱的收获,是难以取代的心灵的幸福与精神的富足。

填饱肚子固然重要,满足心灵更不容忽视;只是两者要如何拿捏,那是多少艺术家永远得面对的挣扎。我工作是为了生存,我创作是为了生命,这当中是必然要有所取舍,这既然是我的决定,就无怨无悔。而且我始终相信艺术应该是普罗大众的,而不应故弄玄虚,曲高和寡;清楚自己努力的方向,就不会太在乎眼前的一些得失了。

岛国有一种不起眼的花木却有着格外清丽的名称——香灰莉木。花季时节,枝头结满一簇簇细碎淡黄的香花,偌打树下经过,香气扑鼻而来,无比清馨。在画画的天地里,我就能闻到蝴蝶的芬芳,我想象的或许就是这样的香气,如香灰莉木,沁人心脾。

如果说人生是要规划的,那你要放多长远的眼光来规划?10年?20年?退休后?直到告别式?物质生命终得完结,精神生命却可绵延,如同蝴蝶延续了花的生命。真的,再平凡的生命都能蕴含饱满的美丽,不起眼的玉兰花树到了春天就格外不平凡了。这才是我想规划的,在平凡的一生里,盛开素雅清丽的玉兰花;在平凡的一生后,羽化在天地继续散播美丽的蝶。画画到底有没有前途?有花有蝶有芬芳,足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