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moon wnderful bloom s

年初九一早,载母亲到医院眼科复诊,却碰到某路段卡车抛锚漏油,交通大瘫痪。卡在车流中动弹不得,刚好公路右方就是花圃,不久前才兴致勃勃选购应节年花,才转眼花已退却,年已落幕。

都还没元宵,生活又回归平常。上班赶工,堵在交通。近来路况频频,几乎每日早晨高峰时刻,不同路段总发生交通事故。想是这城市病了,人心愈来愈浮躁了。不满现状,奈何又无从抽离而去,在城市里兜兜转转,衣袖挥一挥谈何容易?多少人的境况不正是如此,四个字:无能为力?我脾气烦躁,深知修行不足,最怕人潮与车龙,宁愿想方设法避而远之。所以每日天未亮就摸黑出门。我也算是身兼二职,白天正业教书,夜晚副业画画,有时作画求一气呵成,睡得迟了,隔日难免精神困顿,若又受困交通,还是会颇感沮丧。

我一直都处在沮丧的状态当中,无论我如何笑声朗朗,骨子里就是避不开的悲观。细算来,打从大学毕业,这样的生活不知不觉已有近20年。心难免一惊,还记得当时大四赶毕业论文,想到学子生涯即将结束,接踵而来的既是无休无止的打工生活,那遥遥无期的朝九晚五究竟是为了什么?生命价值又该如何确立?而人生的下一站莫非就是等着退休?那是挺可怕的,才刚起步却只能期待另一端的退休之路。当时懵懵懂懂,你我都没得选择,因为方向只有一个,我们都只能趋之若鹜。

所以这么多年了,退休的念头始终萦绕不去。立春了就是雨水,雨水后就是惊蛰,这退休的想念也如惊蛰般蠢蠢欲动了。话说近来退休成了坊间热议话题,颇为有趣。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如愿选择退休,那我们退出的是什么生活状态?我们休养的又是怎样的心境?你又可曾想过?有些人的退休是被动的,忙碌了一辈子,忽而无所事事了,那大半生构建的自我价值是否就此瓦解?有些人的退休是主动的,退出了只为去实现另一种的冒险,去找寻真正自我的存在意义。

但我们从来都没有意识过,原来我们是可以不退休的,因为如果生活的主动权在自己手里,生活的方向由自己决定,生活的状况本就是如自己所满意的,哪又何来的退休呢?我们那个年代,还没毕业就得苦恼找工作,我们必须把自己纳入整个让国家运行的经济体系当中,成为整部机器的一枚小零件,所谓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就可以安生立命,逐步完成每个阶段必须履行的义务。说穿了,我们都是很被动的,我们是非常主动地让自己被动着。无论你换了多少份工作,无论工作再理想,也总有必须退出的那一天。与其等人把你退了,何不做到自退自休?而且退休要趁早,退了才能开始没有退休的生活。

我29岁机缘巧合开始所谓的财务规划。还记得当时朋友苦口婆心,晓以大义,让我看清想在岛国退休,须存足多少经费。那真是天文数字啊!但我想,财物无忧不应是退休的全部。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准备做什么?如何活出自己今生的意义,那才是人生规划的根本吧?若连自己到底想做什么都毫无头绪,有再多的钱有又何用?

写稿时正逢正月十三,两日后的元宵夜,想月必然一团清明。借小图的萤火星光,祝愿朋友规划一生,无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