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den_girl s

又到风铃花季节,前阵子水红、粉白、淡紫的风铃花树,悄然开遍岛国各角落,不知有几人看见?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浇熄之前漫长严酷旱季,也唤醒花树缤纷。

都是前人种的树了,而今开了花。花都是为后人开的。还记得去年此时,花树开得格外灿烂,全岛欣然宛如进入热带赏樱季节,我也画了一两幅淡雅水彩插画,凑个热闹。那时岛国氛围是欢愉、浪漫、梦幻的。今年花树依旧,不知为何仿佛已无往年盛况,兀自开了,兀自谢了,少了几许欢快,多了几分惆怅。

今年我又画了一幅水彩花树,点点落英依旧,唯独欢愉不再,倒多了些许感伤、感恩、企盼、祝福。那是我送给老人及夫人的热带天堂花园,虽然老人从不相信天堂。3月25日,于办公室通过网络直播,关注灵柩运离总统府,移往国会大厦的仪式全程。玻璃棺椁缓缓驶过总统府园地,绿草如茵,雨树蔚然。当风笛手孑然地吹响“友谊万岁”,曲调悠悠随风飘散,鼻子禁不住一酸,满园雨树点点零碎撒落的,我想已不是枯叶,是泪光。

画了巍然雨树的千秋傲骨,再画风铃花树的蝶恋飞舞,最后凑成“花园”致敬三部曲,纯属无心插柳,非刻意安排。从雨树下的“背影”,到花雨中的“执手”,再到花园中的“逐虹 ”,正好交待了那一周心绪的起伏波动,先是自我的救赎,因为愧疚因为敬重;跟着是众人的祈愿,皆不舍老人走后孤独;最后则是为了岛国的未来,以积极心态追逐彩虹。画画是我唯一能做,也是我唯一能做得最好的,所以就画了,并分享了,问心无愧。

我感性有余,理性不足,自认并非清醒的知识分子,但也自认绝非盲目跟从造神。甚至当举国陷入一片哀伤时,我们依然井然有序日以继夜排队致敬,没有哭天喊地没有捶胸顿足,我们的悲怆也是冷静而克制的。一个理性又务实的岛国不可能制造供人膜拜的神。何况老人从来不是神,而是一个不完美的人,和你我一样有优点有缺点有盲点,但这世上又有谁是完人?而且老人也根本不是神,而是一股钢铁般的精神,如一把锄头,雷厉风行地开垦土地,种植一株又一株的雨树的花树,参天成荫。就为了这一片他坚持不懈带头打造的岛国花园,我可以不完全认同他,但我不可以不起码敬重他。

甚至有朋友质疑我跟风倒戈,这根本无关倒戈,因为此时此刻我在乎的不是花园由谁掌管,我在乎的是花园不可因你我而荒芜。我们都是园丁,蓝天白云花影重,彩蝶兰馨春与共,这么美好的一切而今交付到你我手中,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又该怎么做?确保花儿继续为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年年绽放。全世界都在看,看老人走了,花园能否清馨依旧,还能繁花似锦多久。没了老人,就只剩下我们自己了。

写到这儿,手机传来老同学的简讯,说历史博物馆难以阻挡大批人潮,需要4小时才清得了人龙。4月3日星期五,耶稣受难日,国丧结束已近一周,国人都想去看看那个老旧又不平凡的红箱子。或许耐心排队的当儿,偶尔举头望天,还会想起老人口中的那道彩虹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