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sweet melons

我一边构思文字,一边惴惴不安。上一回的惊险经历还犹然在目。周遭大大小小的野猴,悄然出没,仿佛对我电脑旁的纸杯咖啡深感兴趣。忽而头顶的枝叶沙啦作响,是一头大野猴刚跳跃而过,或许正筹谋着如何对我的咖啡下手。树木还是一样郁郁的树木,池水还是一样粼粼的池水;影还是一样斑驳的影,依旧细风中摇曳;蝉还是一样凄切的蝉,仍然宁静中长鸣。然不一样的,是心绪。那次野猴恣意爬上石桌,张牙狰狞抢我咖啡的情景,在我心中烙下抹不去的阴影。一切的恐惧一切的平静,说穿了,都只是自己的心。

我赶紧换了一张靠水边的石桌,那儿晒得到太阳,周遭比较开阔。面向池水,背对树木,不见野猴在我眼前行动,选择眼不见为净。逼自己全副心思放在写作上,手指滴滴答答飞快在键盘上打字,仿佛在催眠自己。或许真的是一种催眠法吧?引导自己的思绪进入到某种状态,全神贯注心无旁骛。说也奇怪,渐渐地野猴果真悄然不见了。倒是来了叽叽喳喳的孩子头,在蓄水池公园大声嬉闹起来。

我这个人的毛病,就是想太多。而且是胡思乱想,人一闲,就东拉西扯胡想一通。这倒没什么不好的,搞创作总得要想象力灵活一些。只是,偶尔难免思绪乱窜就会迷了路,钻来钻去钻不出。所以有时候就会困在不必要的烦恼中。而且老是受困,久了就会心有余悸,越来越没了勇气。所以总得找个宁静的角落,在大自然中暂且忘记自己。

我倒真希望能把心收住,再也不为外物所动,却偏偏怎么学都学不来。那天才在网络看到一句自我疗愈的话“If it doesn’t open, it’s not your door”门若不开,非你所有。想想倒也是对的。或许我这么多年唯一学会的,就是门如果能开自然会为你而开,无需费劲,也不必强行;要是扣了门却始终毫无回应,那也就算了吧。

在东京银座有一栋铃木大楼,地面层面向大街有一家店,一家书店,而且是一家只有一本书的书店。上回给上广告文案课的学生谈品牌的独特销售定位时,就介绍了这家世界最小的书店。老板叫森冈督行,书店就叫“一室一册.森冈书店”。开店营业却反传统书店概念而行,一周只提供一本书,顾客唯一的选择,就是买或不买。

买或不买,干脆利落。这是极端精准的营销手法,每一周的一本书,都只精准针对明确的读者群。把读者的阅读品味、习惯、喜好与对的一本书相匹配,接下来读者唯一要做的决定,就只是买或不买了。

烦恼,往往就在于选择太过的多,反而不知所措,反而不自由了。年轻时,烦恼的是门太多,怕选了一扇就会错过更理想的另一扇,所以总是走马看花;年纪大一些,烦恼的是好的门怎么都扣不开,之前错过太多而今就算打不开不敢随意松手,踌躇不前;再后来,年纪更大了,手头上时间的牌已所剩无几,才明白花一辈子找的,不是理想的门,而是能打开的门。所以选择其实一开始就很简单:能开或不能开。能为你而开的门,就是对的门。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无论是大野猴、孩子头、扣不开的门,或是只有一本书的书店,其实都没有好或不好。暑夏酷热难当或许真讨厌,暑夏时吃一片大西瓜也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