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moon s

凉亭有客工午休,我只好另择一处树荫成片的角落,鸟语远近高低交响,偶尔风来处,点点枯叶飞坠。已是午后时分,木桌椅晒了整个上午的阳光,散发缕缕热气,暖烘烘地,蒸腾不知是绿草或是肥土的气味。至少,我嗅到的不再是刺鼻烧焦的烟雾,内心是何等欢欣。

的确,虽户外仍微微披着薄薄而迷离的烟霾,然抬头望,天还是可见到的蓝;而阳光沛然洒下,那赤裸裸的灼热,曾几何时竟也是让人无比眷恋。前几天,空气素质数度恶化,烟霾指数突破200点,还记得某天黄昏下班,路途天玄地暗,车辆都亮起大灯,缓缓前行,如临大敌。恍若一片末日景象。而谁是我们的大敌,又如何说清呢?或许不是风,不是火,不是烟,不是人;而是人性,是贪,是无知,是不可理喻。人性一旦不可理喻,就会贪得理直气壮,贪得无休无止,那就是堕入原始的野蛮;禽兽野蛮是本然,情有可原;人性不可理喻的野蛮,又何止可耻?简直无耻。

所以今日能在阳光下,一边望着绿树蓝天,呼吸还算干净的空气,一边打着稿件,已是莫大的幸福。若套句时下的流行说辞,也可归类为“小确幸”吧?“小而确切的幸福感”,据说来自村上春树1996年出版的插画散文集《寻找漩涡猫的方法》。文集没看过,倒是小确幸成了时髦用词,已到了近乎泛滥的地步。

这是个迷恋小的时代,什么都是小确幸,生活都是小日子。再大的抱负或许就是开一间品味独到的咖啡小馆子、甜品屋、精品店、书屋,小小的,让满足也不至于太过沉重。其实迷恋小也没什么不好,真正能左右大局的又有几人?当大局一再让人倍感无奈无力,或许唯一能做好的就是回归自己小小的天地,从小处做起,经营成饶有趣味的精致,那起码也算是对文化品味有所作为了。我想起魏晋盛行的隐逸文化,结庐在人境何尝不是在经营个人品格完整的小日子?而今的归隐,不在山野里,而在自己的小日子里,在一杯精品咖啡里。

那么在中秋夜若能等来一枚皎洁满月,很不幸地,或许也要视为是一种小确幸了。只因月到中秋分外明现时今日也不是必然的了。烟霾情况严重的那数日,清晨上班见初升太阳均是血红橙黄。那是受了伤的朝阳,仿佛还淌着血,格外刺目。圆满的一轮,贴在灰蒙蒙的天际,让人错觉那是黄昏的夕阳,或是日夜交替时浮现的血月。据说今年中秋满月会是超级月亮,而欧美地区亦能同时一睹月全食的天文景象,所谓超级血月;届时月球将更贴近地球,若是错过就得再等18年。

18年,18春,那是张爱玲笔下的半生缘了。我们又有多少个18年可错过呢?在大时代大宇宙的洪荒里,你我都只是无能为力的小人物,改变不了什么,也决定不了什么,或许唯一尚能掌握的,就是所谓的小确幸、小日子了。但愿这中秋夜,困扰岛国的烟霾别再来犯,让曾经照亮秦汉唐宋的明月,也来照亮此时的你我,然后继续去替我们照亮18年后的芸芸来者。秦汉唐宋早已烟消云散,明月却依然阴晴圆缺。就让我们一同祈愿吧,愿这中秋没有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的遗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