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te star s

我没有期待凉风,然凉风却不请自来。

在这宁静住宅小区微微隆起的高地,一座小亭,周遭挺拔几株苍劲雨树,枝叶舒展如撑开天地的伞。我一人在伞下笔耕,总有种错觉,天地遗忘了我,我忘却了红尘。

虽已过中午,却不见赤裸烈日,风绵延徐徐,卷落点点雨树枯叶,纷繁飞舞如鹅黄的乱雪。风卷起树涛,倒也如同雨声,淅淅沥沥,一浪接着一浪铺天盖地的交响曲。我笑说这真是写作的好风水,每两周这么一回的文字创作,数小时用词句整理灵感思绪,若有虫鸣鸟语相伴,好风涤荡俗尘,倒也是难得惬意。

然好风好水难求,天地眷顾自当好好领受。可不是?动笔前总在等灵感,写作时总在等感觉;氛围不对感觉不来,下笔失去神助则不见行云断了流水。创作还得等到对的天时地利,果然麻烦得很,真的是勉强不来。

其实何止创作麻烦,人生本就是无时无刻的麻烦。仔细思量,谁的一生不都是靠着等来支撑?我们其实在等什么,似乎很确切,似乎又很朦胧。小孩等父母拥抱,父母等子女自立;小时候等换新玩具,长大了等买大房车;小人物等发薪,大人物等功绩;凡人等成仙,仙人等下凡;孟姜女等至死不渝,秦始皇等长生不老。谁不都是在等好运,等春天,等一个人,等不可能成可能?只因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能尽人事,却终究无法定未来,毕竟你我都不是孔明,不能呼风唤雨,所以我们只好等一个希望,等一个奇迹,作为活下去的勇气。

老实说,能活着不就是一个奇迹吗?生命本身既是奇迹,生命故事能延续亦是奇迹。奇迹不是天方夜谭,于这一刻等着下一刻的到来,我们见证的都是奇迹的魔法。因为人生的下一刻永远不是必然的。别以为总还有明天,你我的明天也会有爽约的那一回。明天不可能是取之不尽的,有可能早已所剩无几,或是可能早就耗尽。

我想起了薛岳的“如果还有明天”,也算是老歌了吧?如果还有明天,你会怎样装扮你的脸;如果没有明天,该怎么说再见?用一长笛的委婉,等一阕不胜寒的星光;用一春秋的来去,等一世两茫茫的轻叹。等不知何人鬓角染白,等晓镜映照是谁憔悴。等云不胜负荷就落泪,等时间疲倦凋零枯萎。等海终将化成乱石;等石粉碎。

等到了不一定是欢笑,等不到也不一定是泪水;等到了不一定完美,等不到或许反而凄美。修行者若是苦苦等着顿悟,或许不再苦等当下就可开悟。其实有什么好等的呢?然不等,活着似乎又少了意义。果真无比麻烦。

我们一生过了一大半,或许就会逐渐发觉以往看似攸关生死的忽而都可有可无了,而自己真正在等的原来倒也不多,就只是一样东西,或许是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物,或许一种信念。如果连等这样东西的可能都没了,生命难免也就落空了。我们之所以不肯放,你可以说是因为执念,也可以说是为了证明曾经活过一回。毕竟,今生是要完成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