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fish ss

我应该不止一次提起那名黄大哥,用深蓝色的墨汁,在一张长形的书签上,写了一手俊秀有致的钢笔字。那是70年代后期,还抓着钢笔繁体中文酸楚书生最后一抹晚霞的镶金傲骨。黄大哥何许人也,我一无所知。应是幼儿班老师的友人吧?事缘我在班上画了金鱼图,老师贴上了布告栏,黄大哥看到了要了去,回赠一张鱼儿力争上游的书签,祝我学业进步。这么多年始终不忘此事,当真也算是传奇一桩了。

说来也真奇怪,自那回之后,似乎甚少动笔认真画金鱼了。或许正因少画,感觉而今画的鱼儿,似乎还是当年笔下那个模样。这也只是假设了,小时候画的图都没留着,从何比对?只是6岁的小孩没人教,就自己喜欢鱼儿自己画,说不定是什么让我莫名着迷了吧?

每个人对美好人生的希冀都不一样的。人生该追求什么,该拥有什么,谁又能说了算呢?没有的,只有你自己。现阶段我也不强求太多,有个清幽的户外环境,有树有风有宁静,可以打打文稿,画画水彩插画, 我就觉得很实在很欢喜,一切就足够了。能如此写意过生活,是上苍何等的恩赐,夫复何求?

连虫鸣都噤声了,鸟语躲入雨树的潮湿里。画笔画不出来的美好,就写在清风吹绿的心境。

我想让我从小着迷的,是金鱼水中的悠游,如同没有乐曲伴奏的华尔兹,宁静又美好。我着迷的就是这样的宁静,心灵的宁静,就像是撒落在水彩画纸上随风舞弄的疏影。我尝试将宁静写在文字里留在图画里,若能做到那我这一生就很美好了。

上周心血来潮,挑了几张手绘的插画,印制成一套明信片网上售卖,承蒙众人支持,反应还算不赖。有一刚毕业的学生收到卡片后,在脸书上分享,并留言说“画得太梦幻了吧”。我打趣回她“我一生都活在梦幻里”。当年画金鱼的6岁小孩,一眨眼已离半百不算太远了,间中多少喜悲交错,而今回首细数,仿佛都如同说着他人故事,不是梦是什么?

有一部旧片《山中传奇》,是胡金铨的作品,据说在韩国深山取景。故事很简单,说一书生在山间赶路,途中歇脚合眼打一个盹儿,忽而进入狐仙鬼魅的世界,展开跌宕起伏的传奇,一惊而醒,才发现一切原是南柯黄粱。梦中多少爱憎悲喜,醒来后山径依旧蜿蜒,松柏依然苍翠,渺渺山岚,款款云烟,爱恨都到哪儿去了。

如果人生是一场大梦,我愿在梦里适当地放自己一次长假,就当是把梦暂时搁置,清醒地去看一回人生之外不一样的风景。只有把牵挂放下,才能将境界开启。但真能做到了无牵挂的,又有几人?

中秋过了,下周即将飞往韩国原州市,当地的土地文化馆在郊区,不知满山会是怎样的颜色?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或许也会明月松间照,或许也有清泉石上流吧?带着画纸彩笔独自上路,在不一样的山野,画同样的静幽。或许倦了也会在林间假寐,而不经意带回一段传奇,只是不知是梦非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