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flights

你希望自己是这世界的残酷,还是这世界的美好?

上周末前后一连4天,在不同场合办了5场活动,给小朋友说故事,也给大朋友谈绘本。从4、5岁的胖娃娃,到80来岁的白首长辈,绘本插画广结善缘。

我想是渐渐的,随着各界的努力与坚持,岛国的朋友都开始看到了绘本的美好。当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毫无意义且毫无必要的复杂,绘本简简单单的天地,纯净、纯粹、本真,或许就是我们久旱逢甘露的慰藉吧?正如上星期天作家节座谈会的题目“不光是童书:绘本的意义”,就算绘本真的只是童书,你我不都曾是天真烂漫的孩子?你我不都曾拥有孩童清澈明亮的眸子? 寻回曾经简单且不复杂的那个我,找回最初的美好与勇气,谁都可以的,就在绘本里。

 

刚巧那晚在座谈会上,有与会者问我对去年国家图书馆销毁企鹅童书的看法。我当时没说,但我心里面只闪过四个字:焚书坑儒。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蒙昧无知。他们以为自己的用意是好的,却恰恰是以所谓正义、善意的糖衣来美化最残酷最野蛮的不讲理,对他人施加伤害,如同绘本《大丑怪与小石兔》里,所有动物对大丑怪的避而远之。

 

绘本都是作者用一颗慈悲的心为小读者细心创作,得写还得画。 世界各地有那么多成年人,愿意花自己数个月甚至数年的时间去经营一本童书,是为了什么?莫非是想戕害、荼毒小朋友的心灵?小朋友看到的是企鹅的可爱与会心一笑,只有心胸狭隘的成年人才把企鹅当妖孽。是成年人自己心中有鬼,才把问题想复杂了。

 

我们都应该去除一切繁琐的教条与钻牛角尖的偏执,回归真善美的本质,回归孩提时最本然最单纯的清醒。

上周五晚在草根书室,我和一群大朋友相聚,聊了好些打动我的绘本故事。法国的童书《走进生命花园》让我们看到了人世的残酷,澳洲的《猪奶奶说再见》则让我们看到了世间的美好;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完美的生命体。如果完美,世界就是天堂了;如果完美,人不都是圣人了吗?那为什么我们还要来到这看似不堪的世界?我不知道投胎是不是一种选择,也可能我们根本没得选择。但既然来了,至少就应该尽自己的可能把这并不完美的世界,变成相对美好的地方吧?又或则,至少要相信这并不完美的世界,还存在着许许多多值得我们去寻找的美好吧?

正如猪奶奶带猪小姐去看树叶闪闪的亮光,去听蓝天白云的悄悄话,去看湖水的倒影,去听小雨的淅沥,还有泥土的芬芳,鹦鹉的吵架。心不安时,就要学会如何在天地的美好中寻得平静;心疲惫了,就要懂得如何从自然的无为中汲取力量。

猪奶奶真的走了,她遗留给猪小姐的又是什么呢?

这世界真的是不尽理想的,但这世界也存在许多美好的力量,教会小朋友去寻找、去挖掘、去欣赏、去感动世界美好的一面,不是更大的财富吗?我们没得选择另一个更理想的天地,但我们可以选择放下无知、仇恨、排挤、否定,选择更宽阔的胸襟,选择包容与认同。

所以你希望自己是这世界的残酷,还是这世界的美好?这个,你自己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