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 bed1 s

英语俗语的reap as you sow,就相当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肯定的,你播下荆棘的种子,就不可能奢望开出娇柔的玫瑰;你撒下荒草的幼苗,就不可能期待长成参天的大树。这是铁一般的因果定律,谁也改变不了。

那天到花圃弄来一盆薄荷,养不到几天,忽而就垂头丧气了。标签上指示,薄荷忌强烈日光直晒,土壤得保持水分充足。也不晓得哪里出了错,不想好好的一小棵翠绿生命,就无端端断送手里。上网搜查薄荷栽种须知,学着修剪枝条,个别以清水供养,据说等长出须根,就可转栽土里。

我喜欢花草,但对于园艺,可谓是门外汉。但我的双手还算是灵巧的,画画或做小手工,基本上都可无师自通。我的插画里不乏花草树木,喜欢将小人物置于香花芳草间,总觉得如此一来,人仿佛也都单纯一些,干净一些,善良一些,美好一些。近来在美工文具店看到雕刻橡皮印戳的材料,迫不及待弄了一些回家。记得小学时,上美工课老师曾让我们在橡皮擦上雕刻简单的图样。而今手法虽然笨拙,还是勉强刻出一些小巧的花草图案,沾了颜料戳印在画纸上,也能完成感觉有别以往的插画来。

我们都有一双手,只是这一双手弄出来的事物,有多少是美好的?有多少是不堪的?

曾在网上看了一部电影“妙笔生花”(The Words),说满怀抱负的年轻作者,渴望创作传世巨著名扬天下。机缘巧合在买来的旧公事包里找到一叠二战手稿,娓娓叙述一段动人的故事。年轻作者正处瓶颈,一时糊涂将小说占为己有,一举成名。哪知原稿主人终究找上了门,年轻作者懊悔不已,但已骑虎难下。原稿主人已垂垂老矣,他不求赔偿,更不求将事实公告天下。他只要年轻作者记住:我们今生都在作着选择;困难的是,要如何带着选择活下去。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方面帮得了你。(We all make our choices in life; the hard part is living with them. There ain’t nobody can help you with that. )这才是最残酷的教训。我们的人生犹如一出剧本,每一段情节每一处转折,其实都取决于你作何决定。决定那一刻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之后如何走下去,因为每一个决定,都将影响一辈子。

前几天在脸书上看到爱护动物组织转载的信息,说有两头野猫夜里遭人乱棍袭击,一惨死一重伤。出事地点竟然就在我住家隔几座的组屋楼下。我感到无比揪心,不明白是怎样的一双手,可以狠下心肠抓起棍棒,戕害无力还击的藐小生灵?

你要用自己的一双手栽种玫瑰,然后等待花开时为天地点缀娇艳与芬芳;抑或种下荆棘,让自己从此一生举步维辛伤痕累累,决定不在于旁人而在于自己。我们不可能奢望自己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但我们至少可以选择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名丧心病狂的杀猫凶手,在他决定挥下乱棍那一刻,就已经果敢选择了不再为人,而为人渣。没有人帮得了他了,他只好浪费难得的一次人生,永远这样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