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ping2s

真的,若是不去挑剔,任何地方必都有其美好的一面。

武汉的夏季天亮得特早,清晨六时许已是满窗明晃晃一片。我平日就习惯早起,但这等明亮总让我错觉自己起晚了。

梳洗之后,用早餐之前,特意到华师校园溜达一圈。若问如何描述华师的夏季,天气好时,就是满目森森的绿,绿得近乎渗着沉沉的湿意,光看是凉飕飕地,实际却是热,在森绿间走上一圈,不知不觉,湿都沾染一衣了。

时隔两年,重回武汉华师,两年前是冬季,上一回夏季到访已是三年前的事。华师外即是武汉繁华闹市,拥堵的车流,熙攘的人潮,拆迁的旧屋,新建的大厦,刺耳的车笛,堆叠的瓦砾,尘土、热气浑浊,让人只想逃离,大家都活得不容易啊,但大家也似乎活得尽兴。我仿佛看到红尘,在尘世间打滚,难怪总有人渴望归隐清凉的山林。

从10楼宿舍的窗,可远眺高楼缝隙间隐约的一垄远山。我总在想这么热的武汉,在那山的森然丛林里头,应该只有汪洋一般的虫鸣吧?每回从武汉闹市拐入华师校园,越往园区内走去,越是舒坦。脚步慢了,心也慢了,仿佛每踏出一步,都是修行。这么森然的绿意,这么多挺拔的老树,或老樟树或悬铃木,或称法国梧桐,还有银杏、海桐花、桂树、枇杷、广玉兰、元宝槭,树底铺满一地的是一丛丛修长的吉祥草,我想这绝不是偶然的,是别有寓意。我们华人注重教育,向来就强调“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当我漫步在大道两旁森然浓郁的绿荫间,会不期然焕发肃穆且敬畏之意。这么多的大树,要多少代人才能如此壮观啊!这不是千秋功业,这不是任重道远,是什么?

朋友从新加坡发来简讯,说想写则寓言小故事,索取意见。看了之后,想起华师森然大树,于是提议把故事中的意象改为树木。朋友很满意,就把寓言分享出去了。小故事是这样的:“一片美丽的树林,有天突然来了一批伐木者,把大树一棵棵砍了开路。结果引发土石流。于是伐木大队又急忙种草铺路。最后得意洋洋地逢人就说:该归功于自己计划周全,否则这片土地连草都没有。”

我想起先前在脸书看到友人分享某人的文字:暖一颗心需要很多年,凉一颗心只要一瞬间。真是颇有感触。百年大树,只需一人号令,即可瞬间灰飞烟灭。对人也好,对事也好,不是你说计划周全就能了事的,树一旦倒了,再将就补种一些草,都找不回森然的绿荫,满园如汪洋的虫鸣了。

华师校园内外是两个截然的世界;园里老树百年成荫,园外尘土飞扬纷乱。两个世界没有好坏之分,都是真实的。我永不做伐木者,也不屑与伐木者为伍,更不想呼吸在自欺欺人、削足适履的所为理想世界里。就算只有我自己一人,也要走在百年老树下,谦卑地仰望枝叶蔓延交错成苍穹的浩瀚,然后感叹:这是多少代人的努力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