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ge s

往往总是如此,我心中依稀有一幅画面,时而具体时而朦胧,可以称之为灵感或是创作的冲动。只是,当我努力用左手在画纸或电脑上,想尽办法将之捕捉时,过程总是沮丧与喜悦参半的。因为我最终完成的作品,永远与内心浮现的画面不一致。可以这么说,所作与所思不可能对等,我们创作出来的一切,只是灵感在俗世中不完美的再现。

生命的状态本来就是不完美的,精神的我得靠物质的我来传达思维,奈何二者毕竟对立,才会形成一种驾驭关系。若真能天人合一,就不会有精神与物质二我的状态了。这说得有点玄了,其实也不难理解,物质的我是会生老病死的,而精神的我则可以长存。

我们都很怕鬼魅,对地狱心存难以言喻的恐惧。我自然也很怕鬼的,也绝对不想见到鬼魅。只是换个角度想一想,有鬼有地狱不就表示我们死后,有另外一种状态的存在?死或许不是一切的终结,或许是另一种形式的延续,那不是很好吗?有时候真的宁愿相信有鬼的,那么心中有什么想说的话语,就算人已不在,你还是会自言自语说着,仿佛在某一个次元,他在聆听着。

这几天心血来潮,拿起小张的水彩画纸,以纯手绘的方式,完成几幅小图。由于手边没有正规的绘画材料,就取巧以黑原子笔勾勒线条,以仅有的水彩铅笔上色。开始技巧有些生疏,毕竟改以电脑作画多年,早已习惯个中繁杂的步骤。在纸上作画,一切归零,虽不至于战战兢兢,却也不免在下笔时些许踌躇。电脑绘图允许一再修改,层层叠叠加工润饰,纸上手绘就没这样的方便了,一旦下笔有误,既是永远的疙瘩,烙在纸上除不去的印记。

然纸上作画,还是有不一样的满足感。而那种满足感,倒不是因为完成的作品如何完美,刚好相反,正是由于画作存留的不完美,无法剔除的不完美,反倒更为难能可贵。日本传统的审美观,深受禅宗的影响,逐渐形成以悲为美的态度。进而,一切的不完美,如枯的、破的、粗的、缺的、少的、无的,不对称的,不饱满的,才是生命的真实,才是自然最美的诠释。保留手作的痕迹,把生命状态的不完美转注到作品之上,仿佛才能彰显一种人性,仿佛作品也会生老病死了。

我现在纵使佩戴老花眼镜,握着笔想勾勒细微的线条时,都有点困难了。电脑可以让我画得很细腻,纸上手绘没有无限放大的功能。下笔错误,无法undo,也就只好学着与局限共存,与笔误同处。每一笔在纸上都是一个印记,不可能每一个印记都是完美、准确、理想、无缺的。从全局观之,局部的不完美、不准确、不理想,略带缺陷,其实真的无伤大雅。人生不也如此?当银幕上打出“剧终”二字时,回味此前兜兜转转的故事,就算间中无数败笔,只要大体上活得还像个人生,不也就够了吗?

(附图为近期完成的纯手绘作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