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less-starz

那天中午因在碧山某所中学有活动,午餐就干脆到学校旁的咖啡店简单解决。这家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以往常来。那时还在老东家打工,咖啡店就位于上班必经之路,时不时就会兜过来吃个早餐或午饭。转换跑道后,就不曾再光顾,一别已是近10年。

要了杯咖啡打发时间,虽已近用餐时间但食客不多,我选择的还是多年前喜欢的角落座位。咖啡店格局依旧,茶水摊、甜品摊、烧腊摊、面食摊应也是之前的摊贩。接近活动时间,起身离开之际,一个手脚麻利的身影闪了过来,利落地收回杯子擦拭餐桌。这身影这动作似曾相识,我定眼一看,不想连清洁阿伯也是同一人。

老伯似乎比之前清瘦许多,头发更显灰白,还是那一身褐色横条的旧上衣,不言不语,面无表情地环顾四周,只要有食客离去,就尽责地快速将餐桌清理。那一瞬间,我隐隐有一丝莫名的感动与难过 。

只是我难过的是什么?感动的又是什么?莫非我在同情老伯?同情他近十年了依然日复一日困在相同的生活;又或是我在羡慕老伯?羡慕他可以活在时间之外,摆脱时间不断催促前进的压迫,安静地过简单的日子?

听过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世上真有所谓的成功,能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是唯一的成功。

做任何事,都有两种极端的方法。一是有备而来,一切按部就班,准备就绪才依计行事,务求每一步都万无一失稳操胜券,不容任何差池或散失;一是有了念头就不顾一切立即行动,也不做多余研究、调查或事前准备,但凭一腔热血一股傻劲,把自己逼上绝境,才来硬着头皮过关斩将,渴望至少能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过度深谋远虑,小心行事,得失成败计算得清清楚楚,固然明智但也可能裹足不前;凡事想做就一头栽入,未经周详盘算虽不免冲动冒失,却也贵在先做了再说的勇气。两者差别,前者想了再行动,也许想着想着就不了了之了;后者行动了才来想对应之策,或许走着走着才发现方向错了而必须改弦易辙。

我不意气用事,我也不善深谋远虑,我只做我想做的事,而且我渐渐相信做任何事,根本没有所谓成功也没有所谓失败,有的就只是收获。获得了经验,也获得了一步接一步走出去,那脚踏实地生活的满足感。

改变也好,不改变也好,其实都是一种骑虎难下,都是一种对外在生活的无能为力,也许是被迫改,也许是无从改。如果对生活满意了,又何须改?如果对生活甚是不满,又是否就能改?生活不是样样都是你说了算的,改或不改,都是一样的不容易。清洁阿伯在努力地生活着;我也在努力地生活着,每个人不都是一样吗?

回顾这近10年的日子,换了工作,到海外留学,开始画插画,创作绘本,办画展,经营插画商品,我看似在开启各种新的契机,其实也只是兜了一个大圈,又走回到一开始就摆脱不了的梦,创作的梦,画画的梦。没有全盘的周详规划,有的只是凭直觉地走一步算一步。当你没有什么输不起的时候,反而才能轻装上路。我有的本来就不多,我要的从来也不多,我喜欢逍遥自在无牵无挂,这是我的选择。

云在蓝天里漫步,梦在生活中醒来。人一旦太清醒,就不会看到星星,就不会相信梦了。

 

“梦里不忘”系列插画商品12月正式面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