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_moon

年头我总期待元宵,年中之后则盼望中秋,皆因可名正言顺将月色入画。虽然本期专栏见报时为大年初九,离己亥年首个月圆尚有6天,然还是迫不及待画了一幅花好月圆应应景。

圆的是白月光,好的是白姜花;加上彩灯一盏,照亮人间温暖。我太喜欢画月夜星空,总有琢磨不尽的幽微情致在其中,百画不厌。且夜是一首诗一阕词,是用画笔捕捉意境的最好锻炼,如捕捉着点点闪烁的萤火虫,不可太使劲,亦不可不静心。这是我的功课,唯有把月色星光一回一回画好,力求越画越好,才对得住手中的水彩笔。

说到年节,我们几名老同学每逢过年都尽可能聚一餐捞一回鱼生。今年我们相聚某潮州餐馆,聚会前几日,友人在群聊中抛出个问题,考大家是否晓得“年年难过年年过”的下一联,且规定不可上网查询,答案在聚会时揭晓。我没啥印象,就猜可能是“日日什么什么”,另一老友则说应该是以“岁岁”开头。后来我们这一群老孩子,捞潮州鱼生捞得不亦乐乎,竟然都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年年难过年年过,不正是你我生活的真实写照切身感受?无论好的日子不怎么好的日子,都同样过得那么快,快得都有一点儿惊心动魄了。我们一眨眼有的都逼近50有的已年届半百,竟也不知自己是怎样地就来到这个年纪的。也或许正因如此,我们明知掌控不了年月流逝,我们都渴望能至少把握住人生的节奏与方向。

于是乎,也就难怪我们一桌7、8人,有的到了50岁开始勤于跑步锻炼体魄,说是有幅好身体才可做更多的事。有的完成了中药课程后又决定报读中医理论,为下半段人生事业铺好路。还有的迈入50岁却突然辞去工作,说是受大前研一《后五十岁的选择》的影响,为自己的人生来一次reset(重新设定)。大前研一的那本著作没看过,友人约略提起,我一度还理解成是人生重启,所谓reboot。但后来想想,重启与重设概念毕竟不一样。重启犹如激活一潭死水,让人生找回活力照常继续;重设则是放弃旧有的一切设定,从头为人生安排全然不同的配置。

我可以理解友人的选择,也相信那不是一时冲动或任性。所有的一切取舍,必定都经过一番思虑。我一年多前的决定,不也是人生的reset?重设到自己理念中渴望的状态,按照本身意愿调度人生。虽难免也曾焦虑并战战兢兢,摸索、适应的过程不一定容易,但我们也不要低估了自己内在的弹性及韧度。

而今想来,若非当初决定重设人生,我将错失这一年里多少的大小机遇。也不会养成每日到公园散步的习惯,进而不会在水塘边欣喜见着清净素雅的野姜花。虽聊聊落落,却更显朴实无华。心心念念就一直想画下一幅。在构思最新画作时,便不做他想直接以白月光映衬白姜花了。

我将月白色的野姜花栽种在插画里,幽然安和,虽无欢闹喜气,却平添宁静致远之意蕴。说回那副对联,上网一查方知下联为:处处无家处处家。横批:平安便是福。对联收在《清末民国讽喻联集》,出自谁之手已无从考。在纷纷扰扰的动荡年代,或许随遇而安就是过日子的最高智慧,谁还敢奢望过多,但求平安便足矣。从另一角度来看,对联不也正好点出人潜在的坚韧与豁达?重启人生需要的是一个决定,重设人生不可少的是一份勇气。人生毕竟是自己的,怎么样都是可以走出一条路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