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xes

我的脑袋真的是486。那是20多年前个人电脑处理器的型号,年轻的朋友应该听都没听过吧?

写稿时正好是5月1日,是星期天,也是国际劳动节。我无需耗体力劳动,却得耗脑力耕耘。信步到住家附近小贩中心,本只想打包咖啡,却意外买到散发芝麻香的蝴蝶煎,很是开心。有种预感,今天打稿应该会很顺利,如有神助!

朋友总以为专栏作者写稿,一定选择非常小资的咖啡馆,柔和的灯光,悦耳的音乐,靠着大片的玻璃墙,精致瓷杯的黑咖啡缓缓氤氲着缕缕文思。其实那也无妨,但我更习惯在无人却有风的户外静静赶稿。我常去的凉亭有张长形木桌,桌面总会沾着零星鸟粪,纸杯咖啡摆放不一会儿,就会引来乱窜的蚂蚁。今天更不晓得为何,大大小小的苍蝇特多,也许是近来天气酷热蚊虫易于滋生,又或许是芝麻香的蝴蝶煎过于诱人。

但我都无所谓。我就是这么一个无所谓的人。只要没有闲杂人来烦我,就是天堂了。我就是太过于习惯无所谓,在某些人的眼里,就把我理解为懒散、草率、敷衍、毫无原则。当然,他人背地里如何议论我,我无从左右,也懒得理会。因为我的脑袋就只是486;486的脑袋是装不下太多闲杂人的。

上星期五,由于得处理学生实习的行政工作,必须进入系统输入资料。那是一套花了两三年还在开发中的电脑系统,所谓地要把各院系的数据进行中央处理。可想而知,系统有多复杂。我根据手头上的说明书一步步键入信息,花了约45分钟搞得满头大汗,终于完成4页面的资料处理,正要按储存键,系统却跳出个提醒,说日期输入有误。却不说明哪个日期有误,如何有误。我改来又改去皆徒然,眼看上课时间已到,只好关了系统,之前输入的资料全数作废。

我这486的脑袋,那一刻被一套庞杂却毫无人情味的数据系统,击垮得体无完肤。正一肚子火,想问那些负责这套系统的所谓精英,他们在为自己KPI(关键绩效指标)奋不顾身时,到底是要让我们的工作更简易有效,还是要借由庞杂的程序,证明自己的高人一等?

但后来想想,也就算了。说到底,身在制度里,谁不是身不由己的?精英层层叠叠,他们也是活得不容易,不是吗?怪只能怪我这个人迷糊得很,凡事偏向大而化之,我的主张就是能不复杂就不复杂。然偏偏这是个把简单事物弄得很复杂以求简单化的奇特文明。

搞得愈复杂不表示能力就愈强,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那只表示人类的文明出了问题。我这486的脑袋继续耗下去,迟早要当机。

小图是劳动节前一天画的。天地好时光,清闲无箇事,多好?定有人要嗤之以鼻,说那是奢侈,是痴人说梦。那不是奢侈,那是一种选择,你人生的选择。那天在网上读到朋友分享的篇章,是老者们给后辈的20条叮咛。第19则这样写着:若你梦想完成或成为什么,纵使看似不可能,也不妨一试。因为年纪越大,就会越不可能。

想起刚才前往小贩中心途中,经过邻里商店的补习中心。店外摆着一张小黑板,贴着一些课程宣传单,并以粉笔写着“Impossible – I’m possible”(不可能——不,可能)。我的486脑袋虽无法运筹帷幄、高瞻远瞩,但我还是有我的价值,我还是有我的possibi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