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2_snake cny_girl_s

好些年前,和三几好友组团到锡金登山远足。在喜马拉雅山脉间餐风饮露9个日夜,沾染一身翠绿一肩星辰。我们小如芥子,化入须弥深山,时隐时现,忘却人间无数。登山队长是当地人,矫健步伐如履平地。他说,我们到访时节不对,错过满山杜鹃。那是怎样的一番盛景?他不说颜色,只形容香气:杜鹃怒放时,芳郁袭人,旅人置身其间,会顿感晕眩。

春,一切逐渐苏醒,颇有生命回弹的意味,仿佛印证了英语spring的双关含义。当然,岛国四季如夏,无从体会寒冬过后,大地spring起来的勃勃生机。自然有大道,周而复始,循环更替。我们窝在热带岛国太久了,对季节变化无从敏感,对拼经济之外的人生也难以定义。

去年和某同事假期上课,午餐闲聊,谈起人生方向。她打算负笈国外攻读硕士,碍于事业家庭,还有年龄,颇为踌躇。我回她说,再犹豫就更胆怯了,年纪已不容许我们再慢慢磨蹭,有些决定必须果断,只要认为是正确的是值得的,何妨放胆一试?关键是,你我都只活一回。我们不是满山杜鹃,总有花季年复一年定时报到;我们不是春秋四季,虽寒冬萧瑟,总能期待春风回头送暖。我们这一趟俗世之旅是没有季节轮回的,青春过了就只剩下记忆。我们可以缅怀但千万别耽溺。何况,走了青春,我们还有森然炎夏,山头无数留待征服,此时不出发,更待何时?

后来同事果然做了决定。大年初二就启程国外深造了。她一再感谢我给了她勇气。以一生来看,两年其实没算什么。给自己两年的生命喘口气,放个假,整理心情思绪,或许就可开启新的机遇。花季可以错过,赶不上难免可惜,但花季会再来,下回赶上时会更懂得珍惜。人生的任何两年,错过了就没有了。

那天和老同学们喝咖啡,他们当中不乏老愤青,聊得情绪激动时,不输十七十八的激情。幸好我们都用华语,纵使声量再大,语调再高,话题再尖锐偏激,也没多少人听得懂。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华校生,升上中学时,教育政策大逆转,他们的英文跟不上,中四毕业后就踏入社会。我有时会在想,姐姐16岁时怀着的是怎么样的梦想?当时的岛国又给了他们这一代的华校青年怎样的梦想?姐姐的青春早就过去了,没得重来,那是个杜鹃来不及灿烂就戛然而止的花季。

我一直记得登山队长说的,杜鹃花香浓过了头,会让旅行者晕眩。若杜鹃疏朗些,馥郁恰到好处,满山花季必定引人入胜。这就是less is more的道理,是一种人生审美的哲学,无关经济无关GDP。岛国纵使没有四季,也不可不知自然大道的定律,物极则必反,凡事不要去到尽,留有余地让大家喘口气,不是更好吗?

借新春之际,愿你我不忘,偶尔停下脚步喘口气,好让人生重新spring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