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ay1s

昨天星期六,和项目团队一边聚餐一边开会,大半个周末就这样度过了。回到家,一边上网一边给小图上色直到就寝。今早天色阴霾,趁雨势减弱,就跑到住家附近宁静的角落,一边吃着面煎粿,啜着咖啡乌,一边打着这篇文字。周末的幸福,不单是可以睡得自然醒来,其实更在于可以悠闲地忙碌着。

悠闲与忙碌看似对立,却又不尽然。昨天就在脸书上看到朋友转贴英语中矛盾的词汇配搭,例如seriously funny(认真搞笑)、act naturally(装作自然)、found missing(发现不见)、original copies(原装副本),最后还不忘幽婚姻一默,加上happily married。人类的世界本来就不是绝对的二分对立,太多的灰色地带成就了俗世的复杂与精彩。当表面对立的两种状态重叠时,各种的可能性与不确定性才会迸发。

老实说,有挺多人是借由忙碌来确立自己的价值。而且忙也与稳定息息相关,特别是在人际关系中,你之所以有机会忙,正是因为你的身份位置获得确定,然后你就被赋予名正言顺可忙碌的方向。于是忙,就成了你在特定人群中一种存在的肯定。这本无可厚非,我们的基因构成就是在混沌中寻求常规,在常规中寻求稳定。但我们不可忘了这并非自我价值的全部。比如说,若有一天突然间不忙了,那你的存在还重要吗?这就是为什么人会忽然空虚,因为我们太习惯从他人身上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

好多年前,老同事曾向我提起她舅舅的事。这舅舅大半生都忙着工作,习惯每天上班下班的规律生活。但有一天,社会的集体制度决定他年纪到了,理应退休了,可以不忙了,他反而发现自我不见了。一个从战场上卸甲的将军还能同命运厮杀决斗吗?同事的舅舅选择继续每天若无其事换上工作服,如常提着公事包,和上班的人潮挤公车。然后兜了一个大圈到空荡荡的公园呆坐着,上演一个人的默剧,直到近黄昏下班时才落幕。

当人生的舞台不再需要你时,你还能做何演出?别忘了,舞台不应是他人给予的,是自己设定的;我们从来就不是角色,我们是导演。所以我们就得学会忙的艺术;要理清所谓忙,可以是为了他人,可以是为了自己,也可以是介于两者之间。我们必须把自己存在的价值,同时建立在这几个层面。当别人不认同你时,你至少还能够认同自己。

曾经有人问我,如果有一天没人喜欢你的插画,也没人阅读你的文字了,你会怎么办。我是这样说的,我之所以画是因为我喜欢画,而不是因为有人喜欢我的画。每完成一幅作品,我都会感到很开心,然后惊呼:真是好看!我不是哗众取宠的精美商品任他人待价而沽,我是寻常巷弄里茅庐旁一小口古井的甘泉,有心人自有慧眼,会寻得来掬一瓢饮,或烹一盏茶。写稿也好,作画也好,都是我悠闲的忙碌,能够这样也就够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