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gful of Funs

也不晓得自己为何要买热咖啡。只是已经习惯了,每个清晨总要到咖啡店,以咖啡乌佐一份早报,不然必定感觉不够完整。然我很清楚这一刻,是应该戒饮咖啡的。一切皆因前日,不知何故左边小腹突发性绞痛,仿佛肠道被打了死结,一直在抽搐,痛得我一面开车赶回家,一面冷汗直流。

一到家本想喝点温水看能否疏解,不知反大吐一场。只好匆忙去求医,医生给我打了止痛针,加上止吐以及调理肠胃的药物。也不知是食物中毒,抑或肠胃感冒?总之过去两日腹痛时好时坏,连带呕吐搞得我已不成人样。

为了厘清病况,上网查询食物中毒与肠胃感冒的差别。才得知肠胃感冒为病毒感染,至今无药可治,发病时只能借由药物止痛止吐止泻来舒缓病情,还得多休息多补充水分让人体自行修复。家人及朋友一再叮嘱,暂时不可饮用乳制品及咖啡因饮料。今早精神好得七七八八,按耐不住还是点了一杯咖啡乌。只是肚子翻绞的痛苦实在刻骨铭心,结果早报翻完了,咖啡只微微啜了一两口。

望着桌上那浓黑幽玄的咖啡乌,缕缕热气袅袅升起,却是可望而不可即。我自嘲是望梅止渴。饮不得普普通通的咖啡,不快乐;身体出了毛病腹痛难忍,也不快乐。人,每一天是不是总会有那么一些大事小事,堆叠起来就凑成了“不快乐”三个大字呢?

前阵子国大商学院公布一项调查研究,显示2016年受访的新加坡人,比起2006及2011年的前两次调查,在快乐、享受生活及成就感三方面指数都下滑。当中,快乐指数从原本的72.5跌至53点。而最为国人不满的5件事,分别为车价、房价、生活费、国人与外国人比例,及医疗费用。

新加坡可谓国泰民安,国人也可安居乐业,为何反而越来越不快乐?当然学者们总可以分析出各种各样的道理。但我在想,问题的症结会不会就是我们总习惯把自己的不快乐,归咎给林林总总的理由?

你的快乐不应该由他人来负责吧?只是当我们感觉不快乐时,最容易想到的就是把责任外推,一定是某人某事某物害得我这么痛苦。当然这无可厚非,毕竟快乐是心理感受,也就是对外在事物所产生的情绪反应。只是如果我们一直只懂得拱手让外在人事物来决定自己的快乐,那我们那还算是快乐的主人吗?

或许我们从来都不曾真正理解快乐为何物?更不晓得如何能让自己感到快乐?如果道德心、公德心可以从小培养,那快乐是否也应该从小灌输?甚至就干脆来一门科目就叫“快乐学”,让小朋友学会分享而不是占有,欣赏而不是比较,满足而不是奢求。

我忽而想到了马斯洛人类需求五层次理论。无论是最低层次的生理需要,或是最高层次的自我实现,人其实在任何情况任何阶段,无论多富有抑或多拮据,都会对各层次的需求有所渴望。谁都需要爱,谁都需要安全感,只是就算有了爱,有了一切保障,有了个人成就,是否就必定有了快乐?当我腹痛难耐时,什么车价、房价、成就感之类的,全都不重要了。此时此刻,其实只要能好好来一杯热咖啡,健康不再亮红灯,我就异常满足了。当人类连最基本的权力都失去时,快乐其实就变得很卑微,例如饮一口干净的食水,吸一口零污染的空气,居一处没战火的家园。

所以,怎样才能快乐?或许时时刻刻对快乐有所期待,在心理上说服自己快乐就在前方不远,快乐也就能快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