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2014 s

我不是教徒,也就没有所谓的庆祝圣诞。平安夜以及圣诞节,都过得很日常,独自埋首为童书布布第5本赶工。白天都在画画,入夜10点过后就寝,简直就是半个老头。人生这个阶段倒是不错,自知体力精神不如青青年少,激情该宣泄的都已宣泄大半,反更能领会宁静与平常的美好。平安夜告别狂欢,才算进入平安。

当然,还是会趁年底佳节,画一两幅应景小图连同寄语,发送电邮或短信给新知旧雨。圣诞节当日,一早醒来查看手机,某名友人凌晨4点回信,说今年圣诞一个人过,感谢有我的画陪伴。我们同年,多少能感受他的心情。凌晨4点如果还醒着,多半是失眠了;如果失眠了,多半是心绪紊乱了。这个城市,到了凌晨4点,烟花刹那绚烂也早已冷淡,大半剩下的都是寂寞的灰烬了。

寂寞的真的不只是你,这个城市人人都特别的寂寞。我们都在忙着过自己的生活,情感上反倒是习惯性的疏离了。这段期间正好是学校假期,同事忽然间都不见了,偌大的办公室,有时就只有我一人,冷气嗡嗡作响,我把它听成窗外雨后武吉知马山岚缭绕的低吟。大家都在忙着出国度假,城市人习惯了忙,一旦骤然不忙,就会寂寞了,那是很可怕的。

平安夜前一日,我报名上有关青少年精神疾病的课程,很惊讶我国竟然每天平均有一人自杀,而每4人当中,就有1人面对不同程度的精神问题,抑郁、焦虑、妄想、分裂。我和另外3名其他院校的同事刚好4人一组,都在相互取笑猜测,谁是精神异常那一人。我们谁都没说,有没有可能我们心理都在暗自揣度,那人就是自己?

古希腊哲学家伊比鸠斯认为,人生基本上可分为两个范畴:一个是超越个人掌控的;另一个是个人掌控得了的。前者几乎包含人生所有的一切,例如身体、健康、名誉、事业、感情、家庭;属于后者的却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信念。你把握不了命运,你唯一能掌握的就是自己的精神,自己的信仰。你选择了怎样的信念,你就过怎样的人生。

办公大楼在校园的山坡上,办公室在大楼的第六层,成排窗户面对的方位正好与武吉知马山遥遥相望。雨后山腹山腰总会腾起袅袅岚气,意境迷离。年轻时,我们老想要的是事在人为的改变;但慢慢的就会明白,一切随心所愿根本就不可能。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接受自己一个人;体力大不如前的时候,就接受体力大不如前;寂寞的时候,就接受寂寞;不寂寞的时候,就接受不寂寞。晴雨由不得我决定。山岚若是浮现,而我若是刚好在办公室,刚好经过窗旁,那就驻足片刻,看一回意境迷离。

2013年就这样过去了,挑了几样东西,封入自己小小的时间囊里。一年能有多大的改变呢?曾经牵肠挂肚的却已形同陌路;曾经互不相识的却也成了莫逆之交。新年还是得定下新目标,那就规定自己每个月看一本书吧!至少想看什么书,自己还是可以决定的。

祝福朋友们,新年把握好心态,把握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