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fairy s

一直不明白,怎么这么多奔月图里的嫦娥,总是脸带微笑?偷灵药的悔意,广寒宫的凄清,老实说应与微笑搭不上边才对啊?

小时候每逢中秋时节,最渴望的一件事,就是收集报章上的月饼广告。那年代的设计风格与审美角度,总喜欢直接以嫦娥奔月作为广告插画。不同的品牌,就有不同的插图,林林总总的嫦娥阿娜多姿,点缀报章的不同版位,有的怀抱玉兔,有的手提宫灯,有的高举水袖,有的慵懒地斜斜依靠着圆月的轮廓,发髻入云,彩带翩翧,圆月牡丹锦簇,天上人间,一派花好月圆。旧时候这些手绘水彩嫦娥插图,总有一缕暖暖的温度,与几分迷离的远古神话氛围;可惜啊!现今的月饼广告,手绘的嫦娥图已不多见,纵使有亦是电脑合成,弄得有形无神,欠缺文化底蕴,难免少了传统的悠悠古韵。

从小就是仰赖这些古雅奔月图的养分长大的。从临摹所看到的嫦娥,到慢慢描绘自己想象中的月神,总画得不亦乐乎。当然那时候根本没想过嫦娥悔与不悔的问题,只觉得既然是仙子,自是幸福无忧,必当嫣然脱俗。

那天和友人喝咖啡闲聊,他忽而问可认识纹身”插画师”。我画插画,对纹身却所知不多,也不认识任何纹身师傅。他想找人设计脱俗的纹身,我倒反问他为何要纹身?他只说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考虑多时,也做过功课。既然是一辈子的,就要纹自己不会后悔的图样,他说。

这让我想起小山薰堂书里的一句话:与其因为没做的事后悔,倒不如因为做了而后悔。这是他小时候常听父亲说的。一开始一直弄不明白这句话的逻辑,因为我的观念还是停留在“后悔是不可取的”。我们就是因为不想后悔才决定做或不做某件事;若做了还会后悔,那又何苦来哉?之后细想才明白,不是所有的后悔都是等值的;后悔做了的后悔,比后悔没做的后悔,更有价值。后者源自于放弃,弃权了就永远不知结果,没有答案;前者则是自找的,多少还有点心甘情愿,至少有了答案,就算不尽人意,也可就此断了念头,另寻出路。

这应该就是所谓“试了再说”的精神吧?不尝试就永远不会知。自己想做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他人若不理解,你再费唇舌对方还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人永远不是你。就如纹身,我始终无法理解友人想要纹身的念头,这也没关系,只要朋友清楚自己的选择就好。

“人啊!是在不知不觉中选择了最好的人生之路。”这也是小山薰堂父亲的智慧语录。这点我同意,因为人总有让自己在逆境中活得更好的本能,所以纵使当前处于低潮低谷,所以纵使人生再曲折迂回,只要坚持走下去,我们的直觉与本能必然会引领你我,走出一段不会错到离谱的生命旅途。

说回嫦娥的微笑,我现在是这么想的,或许插画师都于心不忍吧?不忍人间欢庆团圆,独留嫦娥空守无边清寒。嫦娥的悲剧是命运的玩弄,不偷灵药有悔,偷了灵药亦有悔。命运,连月神亦无力抵抗,何况凡人?我们年轻一代还是需要嫦娥需要奔月需要多少了解这传说背后的悔与无悔,毕竟中秋不应只剩下月饼的送礼与解馋。所以特意给专栏配上我手绘的奔月图,让嫦娥今年在报章不会缺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