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man blissful s

星期六在国家图书馆停车场,提着电脑踏上电动扶梯,正打算前往工作坊会场,忽身后有人唤我本名。回头一望,竟是暌违20载的军队同僚,我惊呼他的名字,猛拍他的肩膀,仿佛恨不得把20载的疏离彻底拍散。我们不是偶遇,他是之前看了早报的访问报道,特地来找我的,叫人怎能不感动?他十多年来跟妻小旅居海外,不久前刚回国定居,若非工作坊消息公布,我俩恐怕还真难重逢。

凡有因必有果,有付出必有回报,这是我深信不疑的。然太在意回报,有了功利心,创作就没有单纯的生命与灵气了。回顾2013年,若问我真正学会了什么,我想就是这看似简单的道理吧?

工作坊前一晚,下了班受老同事之邀,上她主持的电台节目,谈插画与绘本创作。和许多人一样,她也问我为什么要坚持画画。理由其实很简单,就为了那一份很单纯的快乐与满足。我也曾经想过以作画或出版来赚钱糊口,这在本地确实不实际。逐渐的我也发觉,一旦我太在意卖画卖文字这一回事,创作就不再纯粹了。我不喜欢凡事过于计算,这不风骨。

我的幸运,就在于我有一份正业,而我任职的学院也非常支持我绘画写作的理想。谁都有他追求创作梦想的困难,艺术家的拮据,谁不曾有?幻想自己是悲剧英雄的确非常浪漫,但英雄的悲剧不是你我都能承担得起的。与命运抗争奋斗直至最后一口气息,你愿意吗?如梵高,直到逝世,都在潦倒疯狂的悲剧中挣扎,来不及见证自己的传奇,甚至不知道自己将是个传奇。一旦悲剧的光环结束了,发现日子原来还是琐碎而日常的,那时候你还要沉浸在刹那的英雄虚幻还能找回创作的初衷与初心吗?

我只是个平凡人,需要工作维持生计,但这不会影响我对喜好与理想的追求。我在学习不怨天尤人,我确实也曾经怨天尤人过。但随着年龄的增加,你会明白世上没有怀才不遇这回事,这世界从来都没有拖欠你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义务必须扶持你给你机会。我现在能够靠正业来扶持自己的梦想,已是难得的福报。也正因为我慢慢不把梦想与金钱物质挂钩,反而更能领会每一回付出所取得的另类回报,也才能够不失初衷常保初心。

我喜欢看小朋友画画,我不是在教而是给他们一个机会,自由发挥涂鸦,如在高山草原放牧羊儿与浮云,印着远处冰蓝霜白的雪峰,逍遥徜徉。我们都需要拿起画笔,痛快宣泄潜藏的创作冲劲。小朋友的画最天真,给他们鼓励,看他们稚嫩的容颜焕发自信的神采,这比什么都更值得。

和老同僚重逢闲聊了整个下午,上老同事的电台节目畅快分享创作乐趣,让小朋友自由画画看他们散发自信的笑容,这是我当初答应义务开办工作坊时,不曾计算的回报。也因为要配合宣传活动,首次上了电视受访,为了现场示范作画,才有了这幅雪人的应节小图。雪是冰冷的,但雪人一定是怀了炙热的初心,所以不失人情温暖。世上一切不过如此,做人感恩一些,奇迹必会出现。

提前一周,祝朋友们佳节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