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mo1s

人生能有多尴尬呢?小时候,曾不止一次梦过这样的窘境,我走在大街上,身旁都是路人,停在大马路边,等着交通灯转绿。众人不约而同斜眼望向我,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怎么回事呢?原来我上街忘了换掉睡衣,还紧紧搂着抱枕。那一刻是私领域的我与公领域的我颠倒措置,那种尴尬其实吐露成长阶段中,每个人必定历经的不安与无措。

今早雨后微寒,习惯拎着电脑外出打稿,先到咖啡店买咖啡。摊手泡好了,才察觉身上没有现金,只好连忙道歉匆匆离去。没咖啡无法写作,兜了好大的圈子才找到提款机,如愿买到热咖啡,再兜去寻找理想的打稿地点。沿途潮湿,左脚鞋底竟然不给面子,整片脱落。卡在半路上,一手提着电脑,一手拎着雨伞咖啡,刹那间进退维谷。把心一横,决定光着左脚继续上路,路人都很有默契,只偷瞄一眼,经过我身边,很礼貌地不当一回事。我相信人都是有好心肠的,不忍落井下石。

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尴尬小事,却在片刻间于我脑海得出四种结论:

一、原来我身上真的残留属于老一派的作风。说得好听是我节俭是我恋旧;说得不好听,是我懒惰是我随便。我真的是个很随便的人,凡事要求都不高,这年头会把东西用到残了、旧了、破了、坏了才舍得扔舍得换的人,应该为数不多了吧?这种不合时宜的价值观,只适合我这种活在史册里的异数。

二、塞翁失马的道理是真的,老天不会绝了你的道路,能否柳暗花明,决定在于自己。画小图时,脑海里毫无概念要配搭怎样的文字。今早出门时,一路上还在为文稿发愁。不想老天竟然帮了我个大忙,给我安插鞋底脱落的小插曲。人生处处有风景,我不是个特别达观的人,有时候会钻牛角尖钻得有点失去理智,很是痛苦。但人毕竟还是有求生的本能的,一方面把自己困住,一方面又会给自己觅出路。每件事都有两面,正如每一秒我们都在活着同时死去。我们之所以有两只眼睛,就是要看清左右正反,当一只眼看到了绝望,还有另一只可以寻觅希望。

三、人的存在多少是一种孤独的状态。没有另外一个人有绝对义务来搭救你,无论身陷怎样的窘境或逆境,都得自己咬紧牙关,甚或厚着脸皮渡过去。光着左脚勉强来到公园旁的小亭子,懊恼着打完稿该如何走一大段路回家。本想找人求助,但又不知该找谁。公园偶有路人,风吹过扶疏的林木飒飒奏响,雨后苏醒的林鸟鸣唱此起彼伏。是我选择来到这宁静的角落,自己的选择我自己负责。

四、为什么光着脚在外行走,会让我感到尴尬?私领域的我犹如活在自己的小宇宙,搂着抱枕,搂着绝对的安全感,那里没有外在的价值判断,只有真诚自我的本来面目。公领域的我是不属于自己的,在公领域,我们只是社会的一枚棋子,必须按照游戏规则前进后退,过于特立独行,就会打乱秩序,成为众所矢地。但人不可以完全只是一枚棋子。每一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我们都要为自己的特立独行而骄傲;我们都需要有个小宇宙可以回归,可以去活出自己不是一枚棋子的价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