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roosters

我把插图挂上脸书分享,还给图加上个标题:金鸡报喜咚咚锵。不久有朋友留言,问说:来临的是金鸡年还是火鸡年?老实说,这我没特别留意,上网一查,得知来年是丁酉年,五行属火,所以是火鸡年。

金,吉祥;火,兴旺。牛车水大街竖起雄赳赳的大公鸡装饰,展翅昂首,挺胸高啼,身披喜庆桔红,说是金鸡恰当,说是火鸡亦可。

鸡年不谈鸡,我倒想起了在岛国城市,比鸡更罕见的禽鸟。不知住在碧山公园附近的朋友,可否留意在河道湿地,不时有大型水鸟出没?水鸟羽毛淡灰,双腿细长,伫立水中央,优雅怡然。水鸟属涉禽类,临水而居,分鹭、鹤、鹳。所见的肯定不是鹤,却不知鹭鹳如何区分。同样上网一查,原来鹭栖树冠,鹳栖陆地;飞行时鹭脖子弯曲,鹳脖子伸展。这一比对,我才确定所见的为苍鹭。

星河鹭起,鹭点烟汀,这苍鹭流连不去,倒给碧山公园平添几许古意。话说公园有道桥,可通往新民路的禅寺,我常打桥上走过。桥旁有几株高大的青龙木,近些日子来,每经过此处,响亮的啾啾声总不绝于耳。开始不以为意,久了颇感好奇,抬头张望才发现在青龙木蓊郁枝叶间,依稀可找到至少三个鸟巢。正是苍鹭的巢。

野苍鹭安顿于此,成了你我的邻居,可谓是好消息。好几回,众人聚在桥上低头看溪流的游鱼,我则抬头循声望去,找青龙木上的苍鹭宝宝。

我在组屋楼下的石桌打稿,一旁是绿地,再过去是大马路,车辆呼啸往来,路的另一边就是碧山公园。忽耳边不绝响起阵阵鸟鸣,回头看是几只八哥。不断啼叫的正尾随着另一只,刚开始还以为是在争夺地盘,倒也不像。它们从草地一前一后走到了楼梯口,绕了一圈,在石桌周围徘徊。前一只如在引路,后一只边鸣叫边紧随,深恐落后。忽然前一只从地上啄起什么就掉头往后一只的嘴里送,这才明白原来是刚长大离巢的雏鸟,尾随母鸟出来觅食,探索这世界。

那天去见在公司单位实习的学生。实习周期将近尾声,完成后就等同三年的文凭课程圆满结束。和学生聊起毕业后的计划。对18、9岁而言,真正的人生仿佛才刚要开始,然开始了的又会是怎样的人生?一切都不确定,要不踏入社会,要不继续求学。无论怎么选择,方向其实只有一个,就是前进。

或许对雏鸟八哥来说,这组屋区就是它一生的世界了。不期然又想起不远处的小苍鹭,当它们可以离巢时,鹭妈妈带它们探索的,会是这几公里的碧山河道吗?苍鹭安顿小小的岛国城市,而小小的岛国城市,又能给它们多绵长的湿地,多森然的丛林,多辽阔的天空?

我们都曾经是刚离巢的雏鸟,也需要有过来者为我们引路。鸟巢外的世界有多大,谁也无法想象;然久而久之我们在许多年后回首,才发现自己其实所需要的天地,原来也就是个组屋区。有些鸟儿在小小的天地倍感自由,有些则在浩瀚的天际感到迷惑。不是谁都可高瞻远瞩;不是谁都可单纯自足。高瞻远瞩的会发现简单太难;单纯自足的无法理解如何不简单。谁也不输给谁,因为这世界就是这样公平。大人物、小人物,到最后都只是在过最适合的生活。自己有双怎样的翅膀,就去寻找适合自己怎样的天空。重要的是,别忘了展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