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stars2 s

城市最多的是什么?

是沸腾的人,是沸腾的交通,是沸腾的娱乐,是沸腾的浮躁。

还有一样,是你我或许都不会放在心上的,那就是墙;不动声色的墙;或簇新或斑驳安分守己新旧参差的墙。不信?随时举头放眼一望,谁又能说清映入眼帘的各式各样的墙有多少?是不计其数吧?不知可否有学者做过统计,每个城市人平均拥有的墙一共多少?应是至少四面。就算是家徒四壁,至少也还有四面空墙是你暂时拥有的。以此推算,那城市里墙的总数该有多惊人。那么多的墙堆砌成蜂窝般的建筑,高高隆起,形成立体的超大迷宫。

四道墙才能筑成一个私有领土。领土概念不是人类的文明产物。所有生物,就算是仿佛与世无争的树木,都在努力巩固自身的生存空间。一棵榕树的气根与枝蔓就足以绵延成一片遮天蔽日的林。城市是由一道道的墙筑起来的,几面的墙框成一口一口的洞,我们每天都要回到洞中,回到安全的堡垒,那里没有凶猛的野兽,那里没有掠夺的危机,燃起一丛温暖的篝火,做回基因里的山顶洞人。

墙是把客观的空间隔绝成主观的领域,成了墙里与墙外两片天地。年轻时,旧家环境局促。父亲为了给我腾出温书空间,把狭小的储藏室劈成小书房。那是我成长阶段重要的基地,没有窗,门虚掩着,就靠小风扇散热,我在四面墙里建立自己驰骋的宇宙。成长总有好多的秘密,不知从何说起,就都躲到墙里疗伤,整顿好了,才回到墙外的世界,做好墙外的自己。

前阵子专为按图索骥寻找壁画而到槟城小住数日。近日带动乔治古城壁画风潮的立陶宛街头画家,在新山的新作“转角遇见匪徒”,因政治不正确遭清除,民间议论纷纷。一座城市的大度应该容得下区区两面外墙的幽默艺术。只能说,不是艺术不好,是城市还没准备好。回看我们这座城市,我们是否又准备好了?我开始在打城市里一道道墙的主意。原本起着隔绝作用的墙,能否卸下冰冷的防御功能,以艺术的共同语言瓦解藩篱,让人心更紧密?如果公有的外墙是一种资源,何不让人认领用之不尽的外墙,为墙外的风景,注入人文色彩,注入艺术个性,注入让城市人停下脚步会心一笑的催化剂?

我还是偶尔要回到墙里的宇宙,找回我的勇气。至于我一共拥有多少面墙,没算过也说不清;但我知道从今以后将多出8面。感谢圣尼格拉女校师长的信任,在新校舍腾出8面墙任我发挥供我创作。这8面墙,让我感觉无比富足。

如果每一道外墙都是一面画布,那么整座城市就是缤纷的画廊。这样的城市,拥有最多的就不再是人与交通,浮躁与冷漠;也不再是功能性单调乏味的实体墙;而是艺术的惊喜,及以创意的无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