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cherry butterflies

我常去的小花园凉亭近来封了,不知是拆还是改建。真希望修葺之后,仍设有桌椅,不然又要少一处写作基地了。

大年初四起得晚,在家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拎着电脑出门写稿。我写稿得在户外,倒不必非得咖啡馆,虽然偶尔也会小布尔乔亚一番,但总觉得在咖啡馆写稿太做作了。宁愿找个无人清静之处,若有风有树更佳。我不是奥地利诗人彼得.艾滕贝格Peter Altenberg,如果不在家,就在咖啡馆;如果不在咖啡馆,就在往咖啡馆的路上。我不迷信咖啡馆,但必定得有咖啡。出门时已近中午,日头灼热,先绕去咖啡店买咖啡乌,途经某家商店开工邀醒狮采青,略作逗留凑个热闹,沾沾喜气。

顶着大太阳,兜了好大一圈,晒得脖子辣辣地,才又在住家附近觅得另一理想所在。虽然凉亭旁既是游乐场,然此时不见顽童嬉闹,倒见不少野鸽摊开羽翼慵懒匍匐绿草地晒着日光。周遭鸟语错落,树木不缺,可惜都少了些参差岁月,圈起的树阴小家碧玉似地,难成千古壮阔气候。 写到此处,忽飞落两只灰蓝色的鸟儿,比一般鸽子略为瘦小。一只有节奏地跳起了舞,边点头边跷起长尾,还咕噜噜咕噜噜唱起了歌,另一只懒得搭理,没一会儿又飞走了。原来是在丽日春风下求配偶,倒是有趣。

想起刚才的醒狮采青,热热闹闹的仪式尾声,锣鼓声方落,众团员齐呼三声“发啊!”,店主及围观者皆眉开眼笑,掌声鼓得格外殷勤。自然界的鸟儿为求得配偶,精心安排起舞唱歌,那是一种用心。我们其实不也是在这丽日春风中,为求好运好时日,而敲锣打鼓,舞狮舞龙,高歌“发啊”?这也是一种用心。而我为了完成一篇专栏文字,必定先去打包一杯咖啡,挑剔地择一处理想所在,企盼凉风鸟语,整个过程也如同一种仪式,马虎不得,用心得很。就算是彼得.艾滕贝格,他对咖啡馆的眷恋,不也是对心灵避风港的追求?

我们都在用心地追求着美好,美好都是得用心去追求的。日子不一定都是风和日丽,愿望不一定都能得偿所愿,求得也好求不得也好,那倒是其次了。没有人能够百分百决定将来一切,但至少我们要相信将来会美好,而且愿意去追求这样的美好。

什么是好日子?想想自己年初三画画,年初四写稿,有得画有得写,画自己想画的,写自己想写的,这样的日子也真算是好日子了。太阳把我的脖子晒得红红辣辣地,然野鸽子却舒坦地张开翅膀晒着羽毛,多舒服啊!这也算是好日子了吧?那天在脸书见有人转载一副书法对联,写着:有天皆丽日,无地不春风。遇得好风好天气,人也必然心旷神怡。再有钱也买不回春天,再没钱也吹得到好风。追求生命的美好的确不分贵贱,谁都可以。趁此大年初七人日,祝福朋友们羊年日日好日,天天春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