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 sblossom s

这期间你内心是否春意荡漾,骚动几许,欢愉难以自己?

周六是清明正日,一早赖床,已隐约察觉风雨将至。清明时节果然雨纷纷,只是周六那场雨颇为滂沱,醒来后一边画着水彩,一边担忧着娇弱的粉花,不知昨日还饱满的生命今日已凋零几分?

近来岛国忽而繁花处处,一树一树或雪白或粉红,一簇一簇怒放枝头,大可媲美樱花胜景。好多年前,曾听友人说过,此花树称风铃木,花作喇叭状,柔弱易谢。国人无不欣喜,纷纷拍照分享,脸书霎时无处不飞花。

周五到星烁初院给修中文的学子分享绘本与文学创作,就喜见校园四周花树标致,不忘提醒听讲的年轻朋友,别辜负繁花盛情。年轻的心是骚动的,骚动的心需要自己的语言来宣泄。若你在花木前,内心还有隐隐的骚动,那就表示你还有难以舍弃的青春。若你看着一地落花零碎,内心焦虑地翻箱倒柜,渴望寻得最贴切表达那难以捉摸的感动,那就表示你还有蠢蠢欲动的浪漫。我们其实都需要文学,需要艺术,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当大地给了你难得的春光,你却哑然得不知如何言语,那种苦闷,那种可惜,是一辈子的。

我们为避开人潮,前个周末就举家前往清明祭拜,当时寺庙临时搭建的帐篷还没安奉好先人牌位。周六午后雨势渐退,黄昏往碧山公园跑步,之后顺道绕去公园旁的寺庙,给先父问安。帐篷内寺庙安排的祭品整整齐齐摆放长桌,先人的牌位也整整齐齐按序排列墙上。我看到有些家属在先人牌位上轻轻地别上一朵花,小小的轻轻的粉菊。思念有多重?有时候太重就反而不知多重了。我合十给父亲行礼,然后还是那句老话:爸,我们都很好,你放心。

任何有生有死的存在,不都是不期而至,不期而逝?正如青春,刹那间就来了,还没回过神来却已老早就溜远了。大自然还是相当慈悲的,前阵子给了岛国酷暑难耐,只要熬了过去迎来甘霖,也不忘给岛民繁花的惊喜。只是良辰美景奈何天啊!同样是一场霖雨,会将繁花折杀几许,谁又能知?

清明黄昏,寺庙祭祖的人潮依然不减。走出临时帐篷,想那上千的先人牌位,都曾是精彩的生命故事吧?生命不在于长短,在于美好缤纷。我们的故事还在进行着,也不知何时就将结束,能不能也效仿岛国骤然怒放的热带樱木,纵使一夜风雨过后悄然零落,却至少曾经一度怒放极致?

PS: 周六上午完成一幅小图,跑步回家后又完成另一幅,灵感均源自岛国樱木。你的灵感又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