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dream s

我又回到这空置的校园,这雨树荫翳下破旧的石桌椅俨然化成我创作的后花园,有点破落,有点野趣,有点不工整,有点众人废弃后的恬淡恣意。星期日的早晨,邻国霸气的烟霾毫无歉意地一把将岛国笼罩着,仿佛理所当然的;世态就是如此,小国总得吃点亏。但无所谓,风水总会轮流转,小有小的正气,大有大而无当,也无须过于在意了。

远处是隐隐约约割草机嗡嗡的声音,树梢鸟语委婉呢喃,前方是前校园旧广场,几只野鸽在晨光下咕咕低语。有7、8名中年人在广场一角练拳习武,他们在那头武着,我在这头文着,这后花园包容一切,树阴下各取所需,相安无事。

本周专栏这幅插图画的是我任教校园某角落的一棵大树。我特别爱看树,真的是百看不腻。闲来无事,总爱四处走走,留心周遭有趣的树木,当然也包括各类花草。我会观察整体树干枝叶的姿态造型,树身的纹理,甚至树与其它寄生、共生植物相互依存所组成的有趣画面。

有一回,我跑步途径某个私人住宅区,路的尽头是野生树林的外围,这一边是空旷的草地,另一边是浓密的雨林。我停下脚步立在草地这端仰望那端高耸的原始大树,太多纷繁的细节看得我眼花缭乱,几乎入了迷。我那一刻忽然意识到这才是真正完整的自然生态,物种或共存或竞争。大树挺拔傲然,顶天立地,奋而高耸迎向日光霖雨;而小树也不放弃存活机会,争取树冠筛漏的日光,活出一席之地;还有柔弱的攀藤植物,能屈能伸,依附大树攀爬,也能爬满浓密的绿叶,从高处垂下袅娜的须条,宛若雨林的一席席翡翠珠帘。当然,更有种类繁多的寄生植物,如蕨类,如野兰花,总有办法随风逍遥,填满高高低低任何可寄生的空隙。放眼看看,我们这片小巧翠绿的岛国花园,大部分人工打造,少部分野生保留。原始也好,人工也好,各有各的姿态,各有各的妙处,但都离不开一个共同性,那就是物种的多样化。红绿斑驳,高低参差,错落有致,才是审美的趣味。

但也不完全是为了审美。在同一片土地上,若都是单一的树种,井井有条地排列着,远眺一望,蔚然壮观,却也终究只是功能性、功利性的种植园,不是怡然优美的花园,更不是生机蓬勃的雨林。虽不失翠绿,却难免少了绿趣。种植园是为了解决生存,花园则是为了充实生活。自然界万物共存自有其大道原理,一片土地不宜长久栽种同一款作物,我虽不谙农耕之法,但也大略听闻轮流耕作、间隔种植及混合耕作等原理。长久栽种一款作物,既所谓连续耕作,有其不可漠视的弊端,包括影响土壤的肥效,破坏土地营养元素分配,加重单一虫害病害的严重性,甚至在土壤中积累冥顽不灵的有毒根系分泌物,大大不利永续经营的法则。

我们自然不能遗忘当初种树的人,毕竟把一片荒芜的土地开垦成大面积的种植园功不可没;然怀感恩之情是一回事,让土地得以永续经营百花齐放却是另外一回事。我相信我们都珍惜这一块小小的岛国土地,所以才希望它能化作生趣盎然的包容性园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