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dens

我的记性向来不好,许多的往事都只记得模模糊糊,仿佛发生过,仿佛又像是胡乱拼凑,瞎幻想的。而且记忆这回事也挺有趣,重要的事反而记不全,偏偏印象深刻的,全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零星琐事。

我小时候养过许多的小动物,其实应该都不是我养的,是哥哥姐姐们养的。小时候住乡下,野猫野狗大老鼠平常得很,邻居养鸡养鸭随处可见。哥哥们带着我往林子里钻,在小溪流轻易就可捞到孔雀鱼,还有水洼里一长串黑黑一点一点的青蛙卵。家里的常客则是长脚大蜘蛛,总吓得母亲取热水直泼,我们则都躲到母亲身后,边笑边尖叫。

或许乡下长大的小孩格外喜欢动物吧?迁入组屋后,我们还是养了不少宠物,有兔子、松鼠、白老鼠、苍鼠、小狗、小鸟、观赏鱼、小龟、小青蛙等。但说来有趣,我这么喜爱动物,小时候却从没去过动物园,因为动物园需要入门费。现在回过头一想,又何必去动物园呢?那时候我的生活就是动物园啊!

不过话说回来,我其实是去过动物园的,而且是很不一样的动物园。如果没记错的话,印象中植物园依稀有很大型的,由植物修剪成的动物造型。那是父母口中的红毛花园,我们一家人去过,我和哥哥姐姐欢喜绕着动物造型嬉耍。那也不算是野餐,没吃的也没喝的,就只有很绿的草地、很亮的阳光、很淋漓的汗水,很开心的欢笑;当时自然更没有照相机,小时候的一切都没留下任何影像画面,唯一留下的就是模模糊糊的美好印象。

父亲笑咪咪地说:这样也算是到过动物园了。我抬头仰望那些庞然且不动的动物造像,想象它们都是大恐龙。我不记得自己是否曾经嚷着要去动物园,或许是父亲自己觉得过意不去,没能力带全家到动物园一游吧?但我想子女对父母都不会有任何解不开的怨的。真的,去不去动物园老实说我也无所谓,至少我们一家当年就去了不一样的动物园,我们去了“不动物园”,也是很开心的。

我上周把插画放上网页分享,没多久就有读者留言说也记得这些动物造型。原来真的不是记忆在开我玩笑。我本还以为是自己的想像作祟,把动物园、植物园、全家出游等元素重叠一块儿,一厢情愿地胡乱编出这些动物造像。看来一切是真的,当年爸爸妈妈的确曾带着我们一同畅游植物园,那属于我童年最别致的“不动物园”。

写到这里,忽然又记起一件小事。父亲申请组屋拿到钥匙那天,带了我们全家到新居看看。新居位于10楼的一个单位,是该座组屋最高楼层。哥哥姐姐进屋后兴奋地在客厅及房间兜转,玩着水龙头的自来水,感觉3房式组屋神奇得如大殿堂。我当时只有5岁,父亲一把抱起了我,来到厨房的长窗前,俯瞰眺望最远最高最辽阔的风光,还问我高不高,怕不怕?我记得当时紧紧捉住铁窗花不敢放,我从没看过这样的景色,这么高这么远这么一览无遗,然后父亲就把我抱得更紧了。 很奇怪,我之前全无父亲抱过我的印象,这一回却记起来了。我又记起了外甥女很小的时候,我也喜欢抱着她在窗旁眺望着远处的小小的楼房,小小的车子,小小的树,小小的云。那时她刚牙牙学语,喜欢喝可乐,老念不全,只会说着:pi-co-la.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