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will stop s

朋友戏称我这幅小图为”水龙头”,倒也挺贴切的。插画的灵感早已蕴酿多时,一直搁着,近日才动笔创作。先画了小幅的草稿,之后才完成此图。说也奇怪,原本酷热难当的炎暑天气,就在作画这几日,接连下着雨。老友笑说莫非我的画能呼风唤雨?我厚着脸皮认了,她就骂我不要脸。

我喜欢下雨,喜欢周遭潮湿一片的感觉。仿佛情绪都浸透了雨露,沉沉地,多了几分的执着几分的湿冷几分的厚重。年少多愁时,更是莫名地老爱往雨里钻;若雨势不大,便干脆不打伞,缓缓在雨中默默走着,也不为了前往任何目的地,就只任由雨点灌溉萌芽的天涯愁绪。年少在天地的一片潮湿中,天地在朦胧的无边苍茫里。

雨,许多时候,就不单纯只是雨了。就如月夜,或是繁星,是一种心境,时而沾染着愁绪,时而平添着宁静,时而清醒,时而迷离。细数来,我画夜月的主题倒是比雨景来得频。上回在韩国就地作画,那时正值秋冬季,山区总是烟雨绵绵。也正因此,《寻找》一书,就有了两幅的雨景插画。加上这回龙头避雨的小图,前后也不过4、5来幅,真是不多。然,我真心喜欢并肩避雨的意境。

一同避雨,一同听雨,一同等雨过去,一同雨过天青。

雨后天晴,雨洗天清,天更干净,于是天青。那天在网上看到日本“天青书房”的故事,天青二字,倒让我立即想到晴雨。仿佛一切风风雨雨都要过去,天终究又是青空无垠。

“天青书房”的老店长坂本健一算是个传奇了。他长期经营着小小的二手书店,为了让年轻人有能力买书,坚持高价收购好书,再低价出售。而且老先生还挺有意思的,每每到了书店公休日,都要风雨无阻地亲手制作海报贴在店门,以一幅缤纷的手绘插画,加上一段自己人生的小语录,向特地前来购书却扑了个空的顾客,表示歉意与感激。他的这些小心思,就收录在《今日公休:90岁书店老板的生命情书》里。

坂本老先生是真心喜欢书的。他童年过得窘迫,却在书本里找到了意义。二战之后,曾一度想要了断生命,无意中看了马蒂斯的画作,深受其浓烈色彩的冲击,遂决定“也要去描绘自己的人生”。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公休海报,以及再后来给妻子的明信片情书。

老先生的夫人小他6岁,中年时因一场误会,冷战好几周。于是他想了一个方法,开始在再生纸上给妻子写信,把难以启齿的傻话,倾情流露在文字里。不想这一写,就是一辈子了。晚年时,夫人患病长期住院,他由于得独自看店,无法经常陪伴左右,情书于是成了明信片,每天寄一张不间断,给妻子送上可爱的插画与关切的慰问。

坚守着小小的天青书房,一辈子都在清贫中度过。纵使风风雨雨,夫人对老先生始终不离不弃,老先生还以明信片情书,数十年,不曾断离。

年少时,总会有三几好友愿意陪你疯狂淋雨的。情谊仿佛经过雨水的洗礼,就应该更坚实了,至少我们曾经都是这样相信的。原意相信,就是心中的一种美好。然年少总会过去,淋雨也成了无知的勇气。只是友情毕竟是有个限度的,它不会是坂本老先生口中的牵绊。牵绊,是不顾一切愿意一同雨过天青;原意,才能一直走下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