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fasts

我喜欢吃,但对吃又不是格外讲究,虽有些偏好,根本够不上美食家。偶尔忽然嘴馋,就会心痒痒地,特想念某些小吃。有些饮食根本就是绝配,例如蝴蝶煎搭配南洋黑咖啡,例如圆圆的马利饼搭配热奶茶。上周五我休假,睡到自然醒,忽而想吃传统的海南薏粑。我这海南大叔,虽口音一点儿都不正宗,对海南文化最微末的那一丁点儿坚持,或许就在这些解馋的小吃上了。

一个人的生活,就好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草草梳洗,驱车前往大巴窑某熟食中心,网上介绍那有好吃的薏粑。小时候父亲偶尔会从庙里带一些回家,那雪白糯米外皮包裹的椰丝内陷,带有淡淡姜汁的微辣,真是好吃。在偌大的熟食中心兜了两圈,才找到海南小吃摊位,正想开口问,女摊主就微笑指着张挂的剪报说:这个,卖完了。我又兜到另一个卖煎炸小吃的摊位,想找蝴蝶煎,也卖完了。最后,改而买了豆沙馅的红龟粿(因为花生的卖完了),外加花生馅的面煎粿,配上咖啡乌。一个不凑巧什么都卖完了的早晨,一个人简单也可以很美好的早餐。

现在流行一种名词,所谓“me-time”,也就是我的时间。当你从各种角色的责任脱离开来,就可以回归到完全属于自己的一段时空,尽情地做回想要的自己。星期五的早晨,在熙攘热闹的熟食中心,我悠闲地吃着红龟粿,看着晨光慢慢蒸腾成中午的灼热,那是一种me-time。每回外出打稿,买一杯简单的咖啡,择一处清幽的环境,那几小时酝酿着文字的温度,也是一种me-time。下了班临睡前那宝贵的几小时,一边听着歌一边在画布上涂抹梦的颜色,直到星星点了微弱的灯火,那是我纯粹的me-time。

那天出版社安排,到南洋女中分享绘本与创作。前同事刚好转到该女中任教,休息时段,过来打声招呼。还好奇问说:你结婚了?我回说当然没有。她说同事看到我在脸书上分享女儿的画作。我想是误会了,那应是外甥女小时候的涂鸦。她说也是,若我已成家,哪有可能这些年老往外跑,说到英国留学就留学,说到韩国创作就创作。

说的也是,一个人走入任何一种生活态度,必然就得舍弃另一种,怎可能样样兼得?我是碰巧生活方式里me-time比较多,而逐渐地就不得不习惯和自己相处的那一套游戏规则。写稿、画画、阅读、发梦、胡思乱想。我们其实比较容易对他人负责任,反而对自己会不知所措。所以你也不必羡慕我,所以我也不必羡慕你。

我喜欢看“深夜食堂”,偶尔也看看“孤独的美食家”。我喜欢一个吃饭,也不介意和另一人喝喝咖啡。是一个人的生活,抑或两个人的相处,其实都不容易,细想都是学问。正巧这阵子在网上看了两系列的广告短片。一组是台湾便利店的宣传系列,主打“单身也幸福”,不同的人单身都有个中微妙的缘由,如果是一种决定,就要好好对得住自己;另一组则是日本大和房屋的系列广告,以一对中年夫妻相处之道切入,在家里老婆是执政党,丈夫是在野党,偶尔斗斗气,拌拌嘴,温馨得让人莞尔。

如果碰巧单身选择了你,若是刚好对的人接纳了你,那就好好学着如何单身如何结伴吧。什么都好,重要的是,一定要过得充实知足,对得住良心。

Advertisements